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老佛爷那些事15——戊戌政变(上)  

2016-09-30 17:33:52|  分类: 故事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佛爷那些事15——戊戌政变(上)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戊戌变法是我们教科书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内容,也是给大家留下印象最深刻的章节,当年考试的时候可没少从这里出题,所以大家也就记住了康有为梁启超,记住了守旧的慈禧太后,记住了那个有着宏图大志却被囚禁的倒霉皇帝,记住了戊戌六君子,记住了那首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诗句和他的作者谭嗣同。

从书中我们知道,康有为作为变法运动的推动者和领航者,在晚清的残灯晖淡中点燃了一株明亮的火炬,给已经日迫西山的大清留下了最后一抹亮色。他领导了光绪二十一年的公车上书运动,虽然受到了顽固派和守旧势力的刁难和阻挠,可他无惧无畏,依然以不怕牺牲的精神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肩负起了救亡图存的历史使命,不停上书言事,终于迫使清政府启动了政治改革,然而由于光绪皇帝的尴尬处境以及以慈禧太后为首的守旧势力的反对,还有袁世凯的告密,这场维新变法以失败而告终,戊戌六君子人头落地,康梁远走他国,成为那个世纪末最大的遗憾。

不过稍微推敲一下前面的描述,我们就会发现这里有很多矛盾之处,譬如当时是谁说了算,是光绪还是慈禧?如果是光绪的话,那何来守旧派的阻挠,如果是慈禧的话,她是反对变法的,维新运动又怎么启动得起来。再譬如,袁世凯告什么密?难道这变法运动是地下活动?地下活动怎么推行?这又不是小偷小摸,领导干部受贿。

那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下面就让我们拂去历史的烟尘,用理性的眼光来审视一下一个世纪前的这段公案,来探寻这里面的是非曲直。

其实戊戌年的这场改革从公车上书之前就开始酝酿了,可以想象,对于割地赔款这样的屈辱,那帮永远昂着头说话的清流党怎么可能善罢甘休,那是一群即使掉了脑袋,赔上全部家当也不可能低下高贵头颅的人,更何况这种屈辱来自一向被他们瞧不起的弹丸小国日本,所以此时无论是前清流还是后清流早已合流,他们纷纷上书,请求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全国十八个省的督抚有十个上书拒绝和约。签订和约之后,拒和大潮更是风起云涌,从能够查到的奏折、电报来看,除了领兵在辽东拒敌的宋庆基本看不到和的声音,大家一致要求迁都再战,张之洞甚至上书请求朝廷杀掉李鸿章以谢天下,即使宋庆也只是同意和谈,但并不同意就这样签字。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举子们其实是受到了各级官员的感召和引导才举行集会和签名活动的,是当时形势下对社会潮流的一种呼应,绝对不可能有所谓的守旧派对他们进行压制和恫吓,你想连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都在反思,连都察院也就是信访办的人都上了折子,谁还会出来自讨没趣?在这样的氛围中,每个人都是被裹挟的对象,即使有人有守旧想法也不可能提出来,真要那样,折子还没递上去早就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等到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经过痛苦的思考,产生变法想法的时候,相信朝野内外也一定产生了这样的期待,要不,康有为不过是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工部办事员,组织一个强学会,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朝廷大员前来捧场,他又不是啥大明星,更没有啥根基和后台,那帮位高权重的大佬犯不着为了啥进步的主张而来为一个下属撑场子,再说了在当时的情况下谁知道他老康的主张就是进步的,所以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是因为老佛爷和皇帝想变法了,大家为了讨好他俩才来凑热闹的。

而恰恰就是在这里,翁老师认识了康老师,由于翁老师天天和光绪皇帝在一起,知道皇帝正在为如何变法夙夜忧叹,便引见康老师见到了光绪。因此我们说这场维新运动既有顶层设计,又有社会时代需求,同时还有民意基础,上下互动良好,是一场全体公知参与,社会各阶层期待,几乎人人认同的社会焦点事件,根本不可能是康有为冒着啥危险顶着啥压力上书的结果,因为他不具备这样的能量,可既然大家都认同都期待到了最后怎么就演变成了一场流血事件呢?这还得从康老师这个人说起。

康有为,广东省南海县人,历史上很多人也叫他康南海,爷爷父亲都做过官却都做的不大,小的时候和大多数官宦子弟一样,也学习儒家传统文化,只是康老师读书真的不怎么用功,考试屡屡不中,考秀才考了三次,考举人考了七次,一直考到三十六岁才中举,用现在的话说是个老复习生了。有人可能会说过去科举考试就是难考嘛!范进不是五十岁了才中举人的吗?别忘了那时候大多数人家根本没有学习条件,都是自学的,康老师却不一样,父亲虽不是啥大官,但也是县级领导,对自己孩子的教育也舍得投本,相比于他的学生梁启超十七岁中举康老师的资质真不算出类拔萃的。

不过要说康老师一点不聪明也有点冤枉他,从目前看到的资料来分析,康老师屡考不中估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喜欢看课外书,不仅看还研究,什么心学,什么佛学,什么修身养性的学问他都涉猎,本来他有一个很好的老师,就是因为他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还性格孤傲,结果和老师搞拧巴了,最后老师不教了,他只好一个人跑到白云洞进行修炼,整天披头散发、破衣烂衫,像个疯子一样在山里瞎吆喝,还见到谁骂谁。我靠,这简直就是个神仙,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考取功名呢?

他是个自视甚高的人,他一直对人说小的时候老人都说他非池中之物,他饱览中学,知万国之物,是圣人,是天才,在中国真的很少有人这样夸赞自己,难怪老师和他分道扬镳。后来他去香港走了一圈,又到上海的租界转了转,接触了西方思想和文化,便又开始研究西学,开始营造自己的思想体系。

光绪十四年,他再次进京乡试,又一次没中,回到家就开始招收门徒,而且竟然还招到了比他学历还高的梁启超,一个秀才竟让十七岁就中了举人的天才少年佩服得五体投地,拜倒在他的门下,他有什么法宝吗?当然有,那就是他有思想,有口才,能忽悠,傲视一切,浑身上下散发着光芒万丈的人格魅力,他有好多老婆,其中一个就是听了他的一场演讲之后断然决定以身相许的,那一年她只有十七岁,他却快五十了。而被他这种人格魅力吸引的可不止梁启超和他的女人们,还有光绪皇帝。

当翁老师将他引见给光绪之后,这位青年帝王一下子就被他镇服了,本来翁老师因为和李鸿章张之洞这些人关系闹得很僵,是想拉老康来壮声威的,没想到这位狂人的到来却让翁老师提前打铺盖卷回家了。

在这里我们需要说明一下,翁老师和康老师表面上看都是维新派,要不翁老师也不会做引荐康老师的事情,康老师也不会称翁老师为中国维新第一导师,但二者却有本质的不同,翁老师是温和维新,他想改变的只是官场的腐败,官员工作敷衍,效率低下等问题,甚至对如何变革都没有一套成熟的方案,康老师则不同,他是激进改革派,虽然见到光绪皇帝的时候他不可能把全套方案和盘托出,但从后来的资料看,他的变革是进行过深思熟虑的,也是有步骤的,那就是虚君共和,要开议院,定宪法,他要革大清王朝的命,所以当光绪这个年轻人在马关条约的耻辱中赌气想不计后果,彻底改变一切的时候,翁老师发现他的位置已经被新来的康老师取代了,康老师没有变成他阵营中的一分子,反而结结实实地把他排挤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于是翁老师开始后悔,也开始自保,当光绪皇帝往他索要康老师的同党黄遵宪的书籍时他拒绝了,要他出面力保维新派张荫恒的时候他又拒绝了,当要他将康老师书籍再抄一份的时候他竟然说他和康不相往来,还说康居心叵测。

我靠,翁老师,你说啥?你和康老师不相往来?康老师居心叵测?那当初不是你举荐的他吗?怎么到了这时候就居心叵测了?你到底是咋想的?

事实上光绪清楚地知道老师是咋想的,从小到大他就是老师陪着长大的,师徒二人亲如父子,知根知底,怎么可能不知道老师的想法呢?只是现如今徒弟已经长大,坐在这把龙椅上就应该肩负起相应的责任,甲午年的那场战争如果不是战前老师和李鸿章掐架,战时又躬身指导能败得那样惨吗?徒弟只是碍于多年的情分没有处分老师,现在老师既然不能助我一臂之力,那就回家养老吧!

就这样,新政刚刚启动第四天,翁老师就被徒弟撵回家了,留下的空缺由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王文韶递补,直隶总督则由荣禄接任。在这里我们要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新任北洋大臣,因为就是他牢牢掌握了兵权才为后边政变的顺利实施奠定了基础。

荣禄出身于军人世家,祖上世代从军,为大清屡立战功,祖父在镇压回疆时捐躯,老爹在剿灭太平天国的战斗中阵亡,一门两忠烈,朝廷特赐修双忠祠,以示表彰。如此根正苗红,使得荣禄一进官场便春风得意,直接恩荫为工部主事。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因为作为朝臣要想永保官位必须站对了队。大家可能还记得当初的祺祥政变,慈禧慈安联手恭亲王做掉了八大臣,当时在北京带兵的就是荣禄,所以从那时起荣禄便得到了老佛爷的信任,一路走来顺风顺水,直到坐到了北洋大臣这个位子上。

我们不得不佩服老佛爷的高瞻远瞩和政治精明,她在支持变法的同时并没有放任不管,自从甲午战败她就万分懊悔,光绪虽说是他一手带大的,可这个孩子却不像她,表面看性格懦弱,可骨子里却认死理,不会变通,这样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做帝王,遇到大事既扛不起来又容易一头撞南墙。可事实已经这样,她也没有好的办法,也不能就这样废了他。朝廷大事,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可任性,否则老百姓那里也不好交待啊。于是以防节外生枝,她退而求其次,和光绪约定变法可以,二品以上官员任命必须到她那里谢恩,那意思就是说,得经过她的同意,同时借着翁老师被撵走这事任命荣禄做了北洋大臣,将军权牢牢抓在了自己手里,还有因为训练新军,为了表示重视,她和光绪打算秋天到天津阅兵。

慈禧的担忧果然不无道理,自从新政启动以来,康老师就没有在新政上下功夫,虽说下了一百多道诏书,可落实情况并不好,康老师说的那些话就如同水中月镜中花,看起来光鲜陆离,可到了现实中却变得那么虚无缥缈。你想部门裁撤容易,那裁下来的人怎么办?不能拆了庙把和尚撵到大街上不管啊!学习新学简单,那师资、那校舍、那教学设备如何筹措,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能办的到的。没有前期准备,没有民众发动,没有循序渐进,只是这么密集地下诏书把事就办了,那这变法也太容易了,然而康老师却不管这些,那他在忙什么呢?

原来他在忙制度局的事。

制度局?啥意思?什么是制度局?

这么说吧,大家都知道文革的时候有个中央文革领导小组,这制度局就类似于这文革小组,康老师对光绪说,昔田横有死士,李克用有义儿,李成梁、戚继光有家丁,将帅驭卒,犹能以之赴汤蹈火,成其功名。意思是说咱要办事就得有咱自己的人马,所以他提出开办制度局。

光绪毕竟年轻,一听有道理,下的那诏书没人听,新政推行不下去,就是因为下边都是老佛爷的人,是他们消极怠工,对咱要求办的事积极性不高导致的,他哪里想到政策推行不下去其实是缺乏配套措施造成的。

于是他便开始大肆筹办制度局,中央办十二局分别负责法律、税收、教育、农商、工务、矿政、铁路、邮政、造币、游历、社会、武备,由皇帝也就是光绪任该局局长,地方也相对应设立民政局来执行中央的有关文件。这可是捅破天的大事啊,有了这制度局那以前的军机处干什么去?六部干什么去?还有原来的地方行政部门干什么去?这不被架空了吗?这不就是文革时期的砸烂公检法吗?这还是变法吗?这就是悄无声息的政变夺权啊!下边的人能干吗?老佛爷能同意吗?戊戌年的这场变法运动将走向何方?请关注下部分内容——戊戌政变(中)。

 

本文写于2016615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