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北京两日3——长城长  

2016-02-24 10:05:07|  分类: 寒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两日3——长城长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昨晚睡得晚,十二点了才躺下,早晨不到七点半就起来了,因为今天要去爬长城。

 

堵车

在家的时候,大家都说过年北京空城,路上不会堵车,可我们出发以后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还没有开出北京城的时候,尤其是车子进入二环后,八十到一百的车速的确让我们感受到了乡下人都是北京人的爹妈这句话的含义。一路的狂奔使人产生一种错觉,这不是在北京,而是在高速路上。水木年华的《完美世界》飘荡在车内,一座座高架桥在导航一次次靠左直行的提示音中被甩在身后,那感觉,就一个字,爽。

然而,车子刚刚越过收费站,进入京藏高速却堵车了。道路好像一下子变窄了,几个车道的车一齐往中间挤,又没有警察指挥,不守规则的人比比皆是,我们的车一下子陷进了汽车的汪洋大海中间,喇叭声、叫骂声、牢骚声、汽车的轰鸣声响成一片,没有办法,只好一点点往前挪。

就这样像虫子爬一样地挪了半个小时,终于看清了,原来前边有两位兄弟在快车道上追尾了,两个人站在破烂的车头和车尾中间,一个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另一位眼睛看向别的方向,不停地打着电话。我靠,你俩人看不到这一大家子人在挤吗?都这么久了,不会往边上挪挪?警察也是,也不来管管,也回家过年去了?

但不管怎么说,过了这两块货这个地方,道路一下子宽阔了很多,刚才拥挤在一起的车子像是过了闸门的水流,一泻千里,瞬间又在公路上狂奔起来,那种轻松与畅快比刚才进高速路之前来得更让人愉悦和满足。

只是没有多久,前面的车子又慢了下来,在连续的两座高架桥的下面,又开始了乌龟一样的爬行,许多等不及的人开始从应急车道上穿行,看着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车辆,我们不知道还要爬多久,也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好久没有首长的动静了,回头一看,人家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眯过去了。

终于到了一段下坡路,看清了,长龙一样的车流一直延伸到看不到尽头的地方,这车恐怕赌个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不成问题,我们正纳闷,路标出现了,告诉我们原来是在并道,三车道变为两车道。

那就并吧,谁也长不出翅膀飞过去,只好慢慢来了。

就这样,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整整走了三个多小时,十一点半时到达居庸关。

 

居庸关

一般人来北京爬长城都是奔着八达岭去的,因为八达岭最出名,是明长城的精华,如同一个大家闺秀,享尽了万千宠爱,也出落得仪态万方,区内诸多景点如长城碑林、五郎像、戚继光景园、袁崇焕景园都是游客凭吊古人,感受历史的地方,如果随团旅游,对于沿途的居庸关、水关都是以远眺为主,他们的眼里只有八达岭。我们也打算主要以爬八达岭为主,可眼瞅着半天不挪地方的车流,于是只好决定先爬居庸关,等爬完这段长城,道路畅通了再去八达岭。

可是,等我们进到居庸关景区的时候却发现我们的想法太简单了。

居庸关,早在八百年前的金代,就是燕京八景之一,有居庸叠翠的美誉,到了清末逐渐荒废,后于一九九二年重新整修。如果把八达岭比作是大家闺秀的话,那居庸关就是沦落风尘的烟花女子,不管以前出身如何,为了生存,她必须勤学苦练,而今已经掌握了各种技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既有摇曳曼妙的身姿,又有柔情似水的蜜意,早已是风情万种,游人身处其中,哪里还有领略其他景点的机会。

居庸关的关城建在两座山峦的交接谷地,分南北二城,我们是从南城开始攀爬的。

 

南城

还没有进入城中,就看到了高大的关城城墙和向东西延伸的连绵不断的长城,早到的游客如蚂蚁一样积聚在壁挂一样的城墙上,给人一种险峻、险要,险中有奇的刺激。

我们沿着关城内的梯道爬到城墙上,首先看到的是架设在垛口下的几门铁炮,虽然历经岁月的沧桑,这些铁炮已经锈迹斑斑,可那黑洞洞的炮口和沉重的身躯,仍能让人感受到当年它们的威力。

其实,这里的关城并不大,或许是战争的需要,城墙却一点都不比其他地方逊色,又高又厚,站在城墙的内侧往瓮城望下去,如同望向一口深不见底的井中,对面的天下第一雄关城楼在阳光的照射下,巍然耸立,南侧由于阳光照不到,竟形成了一个盲区。忽然记起杜甫的诗句,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这里虽然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其高大同样产生了昏晓不同的错觉。

西面就是刚才在山脚看到的壁挂城墙了,真的来到它的眼前,又有另一种感觉在心中,一级级台阶看起来并不险峻,可一级级连起来,顺着蜿蜒曲折的山梁升上去,却像极了那登天的路,这条路看似平坦,却在不知不觉中将你送往九霄,远处的烽火台如天宫中缥缈的建筑,在天的尽头挂在天幕上。

既然如此虚幻,那我们也就做一回神仙,抬腿迈上了第一个台阶,开始了登天的旅程。

开始的攀爬并没有让我们感觉有多么艰难,一路上不时有下来的人个个气喘吁吁,我们还觉得他们体力不行,有些矫情。可当我们真正攀上刚才远远望去挂在天幕上的烽火台时却发现,我们的攀登之路才刚刚开始,在烽火台的前方,沿着山的走势,一条巨龙一样的墙体延伸到了更高的地方。和我们走在一起的游客很多都在城垛上坐下来休息,我们也找了一个台阶开始吃点东西,毕竟已经是下午的一点了。

补充过能量之后,我们继续前行,却明显感觉到了疲劳,开始有些发晕和恶心,我知道这是爬急了,大脑缺氧造成的。

其实居庸关的城墙并不宽,也就三米多的宽度,但它的台阶却很高,有时候不得不高抬腿才能攀上去,所以为了省力,在攀登时我只好将手扶在膝盖上用力。终于在冒出了一身汗水之后我们登上了更高处的烽火台。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我看到刚才和我们走在一起的那位小伙子弯着腰,双手下垂,表情很痛苦地在大喘着粗气,额头上的汗水吧嗒吧嗒滴落在眼前的台阶上,旁边一位姑娘手里拿着水杯在照顾着他。

这时候,上面下来的人告诉我们,上面的烽火台就是最高点了。我望了望这最后的上坡,已经很少有人了,这是一段曲度较大的城墙,虽然有高低的起伏,但总体看像一小段半圆弧,两个烽火台位于圆弧的两端,站在这段圆弧的起点上,可以完整地看清这段墙体的走势和远处挺拔不羁的烽火台,我们咬了咬后槽牙,背上行囊,开始了最后的攀登。

这时候腿有些打颤,腰也开始发酸,但越往上攀爬,周围的景致却越发峻美,我只好横着走之字形路线,并放慢了脚步。左右两边是连绵不断的群山,薄薄的雾霭升起来,缭绕在山谷和山巅之间,背后是被甩在脚下的城墙,宛如一条被谁随手抛开的飘带,从我们的身边一直延伸到谷底的关城,那关城像是飘带很随意地打的一个结,然后又向对面的山峦缠绕而去,一直消失在看不清模样的山峰背后。现在是初春季节,虽说温度还算适宜,但植被却还在酣眠,可以想见,春暖花开之时,这周遭会是怎样一副美丽画卷,漫山遍野将是怎样得五彩缤纷、姹紫嫣红。

忽然我听到了一个坚定不移的声音,儿子,加油,儿子,好样的!循着声音我忙回头,是一个年轻的父亲,双手叉在一个顶多两岁孩子的腋下,躬着身子,半提半扶地在向上一步步攀登,儿子太小,身子太短,但依然高抬着那稚嫩的双腿,攀登着无论如何都迈不上去的台阶,嘴里还在不停地用说不太清的话语呼应着父亲的激励:加油,加油!

那一刻,我一下子想到了儿子,想到了父亲,想到了那渐渐走远的童年和过往,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我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在上辈人的搀扶和激励下长大的,人生正如这脚下的阶梯,每走一步都要付出艰辛和努力,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慢走,但绝不要停下前进的脚步,因为越往前走看到的风景越美丽。

终于,在经过艰苦的努力之后,我们登上了最高峰,站在烽火台外边狭窄的平台上,不多的几个人在轮流照相,这里并没有什么标志,也看不出有多险峻,但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站到那墙垛的前面,露出开心的笑容,留下这最高峰的永恒,因为我们努力了,我们到过了。

 

北城

在来之前,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长城为什么分八达岭长城、居庸关长城、水关长城,难道它们不是连接在一起的?这时候我恍然明白了,长城其实不是连续的,也没必要连续,那绵延不绝的群山起到了很好的屏障作用,北方游牧民族要想南侵,靠着他们的马蹄和双腿,根本不可能翻越崇山峻岭,只能走山谷谷道,只要在他们的必经之路,地势低洼之处建起这坚固的关城就能很好地保护中原地区的和平和安宁。

上山艰难,下山也不容易,我们是沿着北线下的山,山势更陡,好多坡度都在七十五度以上,台阶更高,下探的腿有时候都够不到台阶,只好背过身子,倒着下行,用一个字概括,那就是。但越是这样,反而越增加了惊心和刺激,尤其是走到一些背阴之处还能看到台阶角落里留下的残雪,就更有一种惊叹在心中油然而生。

由于谨慎,更由于激动,等我们迈下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才发现腿已经酸疼得麻木难忍,都不像是自己的了,坐在那个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石碑下面,回望依然耸立在眼前的万丈天梯,心中忽然有一股豪迈产生,人生总有一些事情,不需要说出,只默默地去做就好了。

 

归途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景区的管理,停车场的进口和出口在一起,正对的公路也只有上下两个车道,这是要大家飞过去的节奏吗?下午三点的时候我们开始往外走,心里还在盘算着是不是再去趟八达岭,可在那个大门口一堵堵了半个小时,眼睁睁看着该进的车进不来,该出的车出不去,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急得抓耳挠腮,一筹莫展。

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其中一方如果让一让,退一步,道路就会很快疏通,我们在保安的指挥下也这么做了,可我们刚刚退出一个车位的距离,从我们旁边“嗖”的一下就插过来了一辆车,横在了我们的前面,任凭你如何按喇叭,人家就是不让,而且那车的后边还有车紧跟着,你被两边的车流夹在中间,根本不敢动弹,我们还不想让我们的新车过早承受皮肉之苦。

再看那些去八达岭的车,半天挪不了二指,还在那条高速路上爬,算了,照这样下去,恐怕到了那里天也就黑了,于是我们毅然决定往回返,目标——清华北大。


本文写于2016年2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