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阿杰  

2015-08-19 17:07:58|  分类: 寒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剩下没几天了,闲来无事,翻看旧照片,忽然想起了高中哥们阿杰。

当年在高中的时候,我们住大通铺,他就睡在我的左边,每天晚上都能听见他不厌其烦地讲述不知哪里淘来的村野段子,发表一通我们闻所未闻的各种理论,总能逗得大家捧着肚子笑个没完。

这小子弟兄姊妹好几个,家庭条件并不怎么好,脑子却特别灵光,那么晦涩难懂的文言文,读上两遍就能背得滚瓜烂熟,可也是一个争强好胜的犟种,无论什么事情总要争个第一。记得他和住在上铺的阿城经常比赛下了晚自习谁最先回到宿舍躺下,早晨谁最后一个起床。那时候,我们都要早起跑操的,老班都要到宿舍检查的,我们常常能看到他被老班拎着衣服领子拽到教室门口罚站的身影,只是每次也都能看到他取胜之后呲着大白牙花子露出的嬉皮笑脸的笑容。

还有一次,阿杰和阿城在厕所里比赛谁蹲的时间长。因为是晚自习,校园里一片寂静,为了获得第一,两个人在那个味道并不鲜美的黑暗角落里愣是蹲了一个晚自习,最后蹲得腿都木了,不停地调换着支撑腿,却谁都不想率先站起来,直到最后谁都几乎站不起来。眼见得下晚自习的铃声敲响了,阿城忙不迭地提上裤子跑了,阿杰才带着自豪的笑容扶着旁边的墙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其实他不只和人比赛,还经常和机器过不去,每次周末回家或回校,只要看到前面有车都要猛蹬一阵,非要越过才高兴,有一次他竟然和拖拉机展开了比赛。那时候刚刚出产了一种50马力的轮式机型,轱辘又高又大,在柏油路上跑起来就像飞一样,从学校到家,将近二十里地,他把车子骑得飞快,任凭不服输的驾驶员怎样加油,却怎么都追不上他,直到到达终点。等到他意识到比赛已结束时,大冷的天早已通身汗淌,气喘吁吁,可胜利的满足却让他眉眼堆在一起,嘴角裂到耳根久久回不来。

高中毕业后我俩不约而同地上了同一所大学,虽然不一个专业,却能常常凑在一起胡吃海喝、胡吹八拉。每到周末,那些有女朋友的同学都成双成对地背着锅,提着菜,手挽手去南沙河野炊。这时候我俩便会买上一包大鸡烟,躺在宿舍的床上,对着脸吞云吐雾,大谈没人陪的苦恼。灰白色的烟雾,弥漫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被隔着玻璃窗照进来的阳光分割得七零八落,录音机里张雨生那《我的未来不是梦》,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飘荡,将这无聊的周末衬托得愈发寂寞,直到日上中天,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才去楼下的小卖部里买上两包龙丰方便面,泡上,继续伴着升腾的烟雾海侃中断的话题。

当然我们也有兴奋激动的时候。记得有一次,高中同学八九位跑到我们学校相聚,阿杰高兴得忙里忙外,不断给同学倒水,自己也不停地陪着喝水,结果大家没怎么样,他却喝得肚子圆圆的鼓鼓的,等到去市里玩时,看见厕所就禁不住走进去。让我们记忆深刻的是,那时候有一首流行歌曲叫《走过咖啡屋》,那一阵子他总哼哼这首歌,所以我们都见证了他踏着“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禁不住慢下了脚步”的歌声走进厕所的光辉形象,短短三两个小时,就去了六七趟,至今说起来仍然忍俊不禁。

大学毕业后他去了东营,我们便中断了联系,只知道他在河口,直到十年前他母亲去世,过年回来才又重新联系上,可也是简单地问候一下,对彼此的情况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便在QQ上给他留言,说想去看看他。

一天后他回复说正学车呢!周三考科目二,周末正好有空,让我无论如何必须去,担心我路不熟,还一遍遍给我打电话说哪里哪里修路,应该怎么怎么走。

又十多年了,都快年近半百的人了,彼此都有了更多的人生阅历和体验,不知道当初的少年同窗是否还那么争强好胜,那些掌故他是否还记得,我们真的应该趁假期这个时间去看看他,也好体验一下那个盐碱滩上崛起的城市的光荣与梦想。

我们出发的时候就周六下午三点多了,沿着荣乌高速一路非常顺利,可快到东营的时候却遇上了堵车,像乌龟一样爬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才终于冲出那缓慢的车流,奔驰在了黄河大桥上。

由于干旱,黄河的水并不大,水流也不急,两边的河床都露了出来,可它那独有的泛着黄沙的颜色却照样给人一种威严、霸气和不可驯服的凝重。

过了黄河不久,我们下了高速,一路向北就是河口。在家的时候觉得天空总是灰蒙蒙的,见不到晴天,可来到这里发现霾要比家里重得多,天也低得多,一里外的东西就看不清楚,给人一种憋闷的感觉。路两旁的树虽然不少,可却都长不高,叶子的边缘也都镶了一圈焦黄,我知道,那是树根扎不下去,吸不到水分的缘故。

在此之前,听同事说,现在东营不像以前了,从外边运了好多的土,绿化树也都栽上了。我真的难以想象,当初阿杰是怎样一个人提着简单的行囊,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盐碱滩上的,又是怎样渡过了那一段见不到绿色,喝不上淡水的日子的。

说着话的工夫,我们的车子就进了河口,我跟首长说,阿杰说在黄河路口上等我们的。果然,远远地看到了,在马路牙子上,他手里提着一个老年人常戴的帽子,也许是因为热,脑门上已经泛起了亮晶晶的光芒,见到我们,那熟悉的笑容再次堆在了脸上。

他住的地方并不远,一阵寒暄过后,我们的车子跟着他一路驶进了他的小区,很快停在了他家的楼下。

随着屋门的打开,一个端庄和蔼热情的女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不用说,这就是女主人了,虽然第一次见面,可却像老朋友一样,把我们让到沙发上又是倒水又是递水果的,还和我们说起了阿杰的一堆堆糗事。

虽然年龄大了,阿杰的体性却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倔强,那么争强好胜。有一天傍晚,下了班就很晚了,阿杰一个人骑着车子从学校往回赶,不只车子骑得飞快,还专挑小路,没人没灯的地方走,没曾想竟引起了警察的注意,把他当成了偷车贼,在后边就追。哪里会追得上,当初那可是和拖拉机赛过跑的主,结果一直追到小区门口才追上,一问才知道不是偷车贼。不是偷车贼你跑什么?警察边埋怨便上车,一溜烟跑了。

说到这些的时候,大家都笑了,阿杰也笑了,笑得眼睛都没了。

这两年,没有和他联系,也没有他的动静,这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去新疆支边两年,经历了一段艰苦的岁月。“支边新疆,回来总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吧!”我和首长竟异口同声地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哈哈”,他媳妇再次笑了,“没那个命了,就他那脾气,再有十次支边也没他什么事了。前几天一位同事偶然说,你们那些人都当官了,真让人眼热。结果他们中的一个回答,没呢,还有老蔡和阿杰。”

“哈哈哈哈”,我们又一次笑了,笑过之后却又有一股心酸。老百姓的孩子,在那个年代,没有关系,没有靠山,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把户口带出来,有了一个铁饭碗,可从小的生存环境却决定了除此之外他们似乎再无资本。他们不懂得投门子,不懂得巴结人,更不懂得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他们拥有的只有对人的真诚,对工作的热情和对生活的不懈努力,可这些除了能换得周围人对你评价一句“真是个好人”,似乎再无别的。

“真是一个好人”,像极了老师在家长面前说“孩子思想品质好”,因为实在找不出什么优点向家长汇报,可又不能冷了家长的心,可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做一个好人,心安,似乎也就够了。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了传说中的西湖,这是一个刚刚开发没多久的景点,据说有一千五百多亩,一望无际的水面像一面硕大无比的银镜,将灰蒙蒙的天装了进去,一朵直径几米的粉色莲花盛开在我们的眼前,孤独地将它最美的一面朝向天空,湖中央的小山漂在水面上,被升腾起的水汽萦绕着,像极了传说中住着神仙的仙山。可能是工程还没有完工的原因吧,环湖绿化带还没有建成,刚刚栽上没多久的小树还在拼命地挣扎,阿杰告诉我,为了这个盐碱滩上的公园景观,这里的土都是一车车运进来的,一车一百多块呢。

是啊,一车车运进来的,很不容易,正像我们的生活,每天都在忙碌,每天都在奔波,不也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让我们的家庭、亲人过得更开心吗?

绕着湖的小路已经用大理石铺就,不时有暴走的人和骑行的人从我们面前掠过,许多人的脸上、脖子上都挂满了汗水,可他们依然目光坚定,昂着首挺着胸,大甩着胳膊,猛踩着踏板在阔步向前,我想这就是信念的力量吧!

不错,信念,向往美好生活的信念,什么名誉,什么威权,什么乌七八糟的利益,那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空的,唯有舒心、快乐和心灵的安宁才是生命最可宝贵的,也才是生活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