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爷俩闯关东之13——又到沈阳(上)  

2014-09-05 16:50:01|  分类: 家有小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没有直达长春的车票,来的时候我们在沈阳的草帽青旅住了一晚,对沈阳的印象非常好,尤其是那干净整洁的市容市貌,是我见过的城市中数一数二的,这次从哈尔滨往回赶,二次到达了沈阳,火车停靠的是沈阳北站,我们住的旅店是汉庭市府路店。

 北陵
    火车到达北站的时候就8月6日下午的3点了,第二天傍晚还要赶往北戴河,所以到旅店放下行李箱之后我们便匆忙坐上了去往北陵的公交车。
    北陵,也叫昭陵,是皇太极的墓陵,因在沈阳的北边,相较于东边的努尔哈赤墓,当地人都叫它北陵。
    我们到达北陵门口时,工作人员告诉我们5点30分,陵区关闭,我们游览的时间只有1个小时,而且从大门口到陵区还有一公里的路程,步行是来不及的。已经到这里了,陵区的门票也买了,我们只好坐上了每人五元的景点旅行车。
    上大学的时候,去过孔林,游览过孔陵,虽说所有的帝王都把这位老先生当圣人供着,还被封为了文宣王,孔林的面积也超越了几乎所有帝王的陵园,可孔林除了树多,似乎没有其它让人觉得更加有威仪和尊严的地方。也许因为孔子也就是一位读书人吧,能把他捧起来就烧了高香了,没有啥可以显示其权威的必要,给他搞点表面文章就不错了。
    反观昭陵,虽说面积并不大,却处处显示着威仪。陵区的正前方,皇太极的戎装站像高高耸立,目光如炬,走过平坦的柏油路,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座方城,也是陵区。
    现代的人已经很少有城的概念了,因为现在的城市更多的是市,除了高楼大厦,已经完全没有了城的影子。
    当初的城实际上除了具有人员聚居的功能之外,还有一个功能就是用来防御,有战争的需要。所以,城墙的高大坚固就展示了它的实力,自然也就代表了它的威严。
    像昭陵这样建在一座方城之中,不需挂上一堆虚头巴脑的名头,便如那山林中的老虎,不怒自威,瞻仰之人,只要在它的面前一站便会有一种难以仰视的压迫感。
    几十米高的正门上方,三重檐的城门楼子高大气派,穿过宽厚的城门洞子,顺着城门楼子一侧的阶梯爬上去,放眼北望,开阔的城区两侧是东西配殿,城区的北侧拾级而上便是正殿,四角各有一个角楼,负责警戒守卫。
    第一次走上这样的城墙,我忽然觉得在冷兵器的古代,没有火炮和炸药,这样一座城池真的是固若金汤,那么厚的墙体,那么高的城垛,只要城内的人有足够的补给,城外的人要想攻进来几乎是不可能的。站在城垛的瞭望口处伸出脑袋望下去,我的天,正上正下的垂直几十米的高度,再加外面的护城河,怪不得历史上大多的破城案例都是因为内鬼被收买,城门被打开才陷落的。
    顺着城墙前行,然后沿着东侧的墙体北走,便到了陵墓的旁边。好家伙,这么大一座坟,高高地建在地宫之上,一百多米长的半月形陵山全靠人工筑起,孔老先生就是再受尊重,又怎么能和它比肩呢!
    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能说出来的东西都是没有力量的,真正有力量的东西是不需要说出来的。
爷俩闯关东之13——又到沈阳(上)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爷俩闯关东之13——又到沈阳(上)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大帅府
    大帅府是东北王张作霖和继承人张学良的府邸,在去之前,我们对张作霖的印象并不好,老觉得这是个可怕的老头,是个杀人的魔王,说一不二,留着两撇胡,瞪着发红的眼珠子,开口闭口“妈了个×”,如同威虎山上的座山雕,周围老有一群戴着礼帽,穿着不合身的半截衫子,斜挎着盒子枪,走路一个肩膀直不起来的货围着他转悠。
    可游了一趟大帅府,张作霖的形象却彻底颠覆了。
    我们从前门进去之后,看到的是一座四合院,院子中两棵合抱的老槐树张开的树冠遮住了整个院子,正屋的匾额上写着“宏开塞外”,两边金底黑字的对联是“关塞仗金锋屹甲千城万里,海外接半壁昭泽三省六洲”,这不像土匪啊,倒像是定国安邦的英雄啊!
    走进正屋,右侧是当年张作霖的书房,一位头戴瓜皮帽,身穿黑底红花长衫的矮瘦老头蜡像出现在眼前,正伏案看着桌上的什么出神。这就是那位东北王吗?怎么可能呢?也就一米五几的身高,精瘦精瘦的,一脸的和气,他怎么可能是那个吹胡子瞪眼的老土匪呢!
    其实,他真的不是土匪,他从小家贫,只读过三年的私塾,可他执掌东北之后却非常重视教育,出资创建了东北大学,他给大学教授的工资超过了北大教授的六倍,比当时的总统段祺瑞拿的都多。
    他铁面无私,亲手枪毙了胡作非为,闲的蛋疼,将大街上的路灯当靶子玩的小舅子;将失于管教导致手下横行霸道、巧取豪夺引起老百姓不满意的第三旅的旅长张学良骂了个狗血喷头。
    在他的治理下,东北成了当时中国最富庶的地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多次拒绝了日本人在东北开矿、设厂、移民和筑港的要求,拒绝和日本人合作,终于惹恼了他们,于1928年6月4日将其炸死。
    穿过正屋便是有关张学良的陈列室,因为好多东西我们都比较熟悉,在此就不重复了。
    再往里走便是当时东北军办公的地方和张学良、于凤至的卧室。
    让我吃惊的是在张作霖死后,张学良作为一个年轻的主子刚刚继任时便遇到了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少年主子都遇到的老臣专权的问题。
    在帅府有个标志性的建筑叫大青楼,大青楼的二楼上有个老虎厅,本是张作霖和张学良主政东北的重要办公场所,可1929年的1月,在张作霖死后仅仅半年,这里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杨常事件”。张作霖的老臣,张学良的顾命大臣杨宇霆、常荫槐由于不听命令,企图以元老身份左右局势,被张学良在这里处决。
    在处决这二位老臣之前,张学良和于凤至曾经在离老虎厅不远的卧室内通过抛掷铜板的方式做出决定,可以想象刚刚继任的张学良当时是多么的矛盾和无奈。
    在人们的眼里,少帅是一位风流倜傥,吃喝嫖赌穿的公子哥,可对“杨常”二人的果断处理却让人想起了少年康熙智除鳌拜的果敢。
    我们是从东门走出的大帅府,因为在东门的外边有一座不能不去的闺楼,大家可能猜得出,对,就是赵四小姐的旧居。
    赵四的住所建在帅府的东门外十几米的地方,孤零零的一个小院子,朱砂色的二层小楼,虽说内部的摆设处处体现着主人的品味和格调,可却不能不让我们感叹。这个女人,死心塌地地跟着那个男人,没有名分,没有地位,没有财产,甚至都不能住在那个男人的院子里,可她却不离不弃,生死追随,直到最后。世间有很多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有的化蝶,有的私奔,有的自挂东南枝,像他们这样一生相守,不顾世俗的成见和家族的不容,最终修成正果的真的不多。
    拐了一个弯,我们又来到了南大门前,张学良高高的戎装站像依然立在那里,和皇太极的站像比较,我们感觉好像少了一点什么,可望着那张清秀的脸,觉得似乎又多了点什么。
    已经走出很远了,我忽然想起来了,应该是少了清太宗的霸气,多了一丝人间烟火的悲凉。
爷俩闯关东之13——又到沈阳(上)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