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爷俩闯关东之16——天津(上)  

2014-09-13 16:44:20|  分类: 家有小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了一夜的颠簸,8日早晨7点我们到达天津,然后乘坐地铁3号线到吴家窑下车。
    一出地铁站,便感受到了一股与关外截然不同的景象,天上灰蒙蒙的,不再清澈,地下碎叶、纸片乱糟糟,不再整洁,还有天津人的不同,那就是较真。

谁是你大哥
    由于第一次到天津,爷俩像无头的苍蝇,到处瞎撞,有时候要寻找的目标明明近在咫尺,却怎么都找不到,只好盯着手机死命地研究。
    “前面有个路口,有几个警察,还是去问问路吧!”我对儿子说,儿子应了一声便走了过去。
    “你喊谁叫大哥?你喊谁叫大哥,我比你爸爸年龄都大,你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呢?”我没听见儿子喊人家什么,却听见了那警察不满的叫声,一股十八街麻花的味道,转着圈,拧着劲。
    “哟,真对不起,您戴着帽子,我没看出来。”儿子忙赔不是,问路的任务早成了脑后的事。
    “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这么大个人,脸上那块地方看出是你大哥了?”那警察还是不依不饶,根本就不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只好陪着小心,再次赔礼道歉,并说明了我们要问路的事。
    “问路就问路呗,为啥叫人大哥,我就纳闷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怎么就这么没教养呢?”他还是有点耿耿于怀,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句,“往前走,往右拐就看到了。”
    我们如获至宝,连忙道了声谢谢,像做贼一样地逃开了。
    我们住的地方还是汉庭酒店,就在我们右前方几十米的地方,由于有一个半圆形的公园挡着,所以没看见,住下稍稍休息了一会,十一点时又来到了街上。
    第一个目标——南开大学。
    沿着吴家窑大街西行,没多久就到了,手机地图上显示,我们就在南开大学的南边,一条深深的护城河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徘徊在河边,往左走一阵觉得不合适又回过头往右走,可还是觉得不合适,怎么办?怕走冤枉路,见后边一位五六十岁的男子骑着车向我们这边过来,儿子走了过去,说了句你好便问到,“怎么进到南开大学校园里?”
    那男子从车上下来,并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一开口,那股天津麻花的味道又出来了,“现在的年轻人是咋回事呢?明明已经到了南开,怎么还问南开在哪里呢?”
    儿子忙解释是因为河挡着过不去,他还是不回答,而是跟我们说他不是天津人,只是生在这里,对天津太熟悉了,天津有几十条这样的河流,他小的时候怎么怎么,他曾经怎样怎样,因为说话一直像在批评人,我们也不敢插嘴。
    终于,我们瞅了个他咽吐沫的工夫,再次提出了我们的问题,“这不就是吗?这不就是吗?前面这不就是一座桥吗?”他话里满是不满。
    “沿着桥过去就是校园吗?”我们担心没听明白,又加了一句,可话一出口又后悔了。
    果然,一阵劈头盖脸的批评又来了,“这桥都到跟前了,怎么还问,人的脑子是用来干啥的……”我们都走出好远了,还能听到他不依不饶的声音。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在我们的心目当中那可是个神圣的地方,因为不是一般的学子能够考到这里来的,可留给我们的印象却并不怎么好。
    也许我们首先进入的地方是生活区的缘故,校园小路上杂七杂八地堆着一堆堆的垃圾,破损的路面污水遍地,我们只好绕着走,拐了好几个弯,才走到了图书馆的旁边。
    哟,这就是图书馆吗?旁边的花墙疏于修整,东倒西歪,楼体的外墙已经变了颜色,黑糊糊的,像是被煤烟熏烤过,“那边有个地形图,过去看看。”我们走向右前方的一块告示板,“呀,这还是新图书馆呢!”我们望着图板上的标识不约而同地笑了。
    跟在儿子的身后,我们穿过图书馆的小广场,绕过一位老先生的坐姿雕像,来到了一座宿舍楼前,一路上自行车、电动车横七竖八地胡乱摆放着,因为整修公路,土堆这儿一堆那儿一堆到处都是,头顶的太阳照下来,我的额头上开始冒汗。
    不好,心开始狂跳,双腿像灌了铅,沉得要命,坏了,低血糖又犯了,我告诉儿子,有些难受。
    儿子四下瞅了瞅,赶紧扶我到前面的条凳上坐了下来。
    感谢首长走的时候给我的包里塞了满满一大袋子上好的糖块,一路走来没有用上,我还抱怨背在身上压人,这会儿慌不迭地拆开往嘴里填了起来,一块、两块、三块……,还是不行,汗水从额头顺着脸颊、下巴流下,滴滴落到脚下,衣服也浸透了,浑身上下疲惫不堪,四面蝉的鸣叫声听起来格外得刺耳。
    终于,在吃了近二十块糖块的时候,我有些缓过劲来了,这才想起从昨天下午在沈阳吃了柿子炒鸡蛋已经有近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了,再加一宿没休息好,身体开始提意见了。
    都是我不注意,刚开始那几天儿子还说和我一块出来真好,一天三顿饭一顿不落,到了最后竟也这样不在乎了。
    南边公路上,一队学生模样的孩子举着旗子,从我们的眼前走过,统一的服装上写着“重走长征,参观重点大学”的字样,我知道,那是某个学校的学生利用暑假的时间出来感受氛围的,回去之后他们面对的将是更加艰苦的学习生活。
    按说,南开的校园设计还是挺有特色的,公路的旁边便是石渠,连着石渠还有一个大大的池塘,无论是渠中还是塘里都亭亭玉立,长满了莲藕,已经成熟的莲蓬在阳光的照耀下高高耸立,只是因为管理不到位才使得整个校园看起来有些脏乱无序。
    从学校东门出来的时候,那群孩子正排好队形在大门口照相,儿子说,北边不远就是天津大学,于是我们匆匆在门口留了影,沿着学校东墙外的小路又向天津大学走去。
爷俩闯关东之16——天津(上)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天津大学
    天大离南开真的不远,两个学校像是一个学校的南区和北区,可当我们走进校园的时候却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氛围。
    一眼望过去,几百米都是一览无余的广场,广场的西边是一个大大的池塘,学校的教学区和生活区有序地排列在南北两侧,地上几乎看不到凌乱的东西,甚至连个树叶都找不到。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一站,心情霎时敞亮了许多。
    在我们右手边有一块牌子“精密仪器与光电子工程学院”,我隐隐约约曾听武说过,他好像就是这个专业毕业的,所以便随手照了张相片通过微信发给了武,很快武便回复了,并把他们同学聚会时在门前照的照片发了过来,还问我学校破不破。哈哈,真是没有信心,刚刚从南开过来,你们的校园简直就是公园啊!
    在广场的正中央有一座清华学堂那样的建筑,建筑的门楣上“北洋大学堂”五个字深深地镌刻在石头上,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当初北洋大学堂的大门口,我们走到里边看到了创始人盛宣怀的刻像、茅以升书写的“实事求是”的校训和北洋大学的校歌,忽然有一种穿越历史的感觉。
    北洋大学堂是我国近代第一所真正意义的大学,甲午战争的失败,使得洋务派痛定思痛,决定培养自己的科学人才,于是鼎力协助李鸿章开展洋务运动的盛宣怀才于1895年在天津创办了这所学校,开启了中国近代学制教育的新纪元。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的两点,我们沿着敬业湖的北岸向西走去,想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也许是假期的缘故,也可能是我们对这里不熟悉的原因,爷俩转了一大圈也没找到个饭馆。
    “算了,去靓煮吃自助餐吧!”儿子搜了搜附近的餐饮店说,“一个在天津的哥们曾经说那里挺不错的。”
    我也搞不清儿子说的是个什么东东,自助餐就自助餐吧,一路上已经见证了儿子的眼光,估计不会错,便跟在儿子的后边从学校的西北角爬过铁栅栏,来到了大街上。
爷俩闯关东之16——天津(上)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