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爷俩闯关东之9——长白山(下)  

2014-08-23 15:18:00|  分类: 家有小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回旅店的车上,司机师傅告诉我们,长白山最大的日接待量是两万,可由于是周末,更由于天气的晴好,今天是两万六,创了有史以来的最大日接待记录。
    怪不得今天人这么多,排队时间这么长,在自言自语中,我们回到了旅社。

冰川啤酒
    我们住的白河,以前叫二道白河,是延边自治州安图县下辖的一个地区,回来查了一下地图,它南北五公里,东西三公里,却由四个行政单位组成。街区规划并不现代,几乎看不到高楼,到了晚上,只偶尔有几盏路灯亮着,要想找个吃饭的地方都挺困难。
    我和儿子转了大半天,终于在一个小胡同里找到了一家饺子店。在儿子的印象中,东北遍地都是东北菜馆,菜馆里也一定都有东北菜,所以,饿了一天的他,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有猪肉炖粉条”吗?显然是看《激情燃烧的岁月》留下的后遗症,老板娘愣了老半天没听明白,只好笑意盈盈地把菜谱递给了我们。
    我们只扫了一眼,“来碗乱炖吧!”,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乱炖”是啥,听这名字像是东北特色,透着一股豪气。
    说句实在话,这“乱炖”真的透着一股豪气,清水煮的白菜帮子,掺着大块的猪肉片子,除了辣,没滋没味。
    不过,老板娘提供的啤酒倒挺好喝,醇香之外还有一丝丝的爽口。我仔细看了一下,“冰川啤酒”,旁边还配着几行韩文,以前没听说过。老板娘说,这酒只在当地有,而且当地也只有这一种啤酒。
    这东北真有意思,除了“雪花”就是“冰川”,地方特色啊!还自产自销。
爷俩闯关东之9——长白山(下)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森林公园
    第二天,我们本打算去西坡的,可听说天气不太好,再加感觉这西坡的景色和北坡一样,也就不想再排队了,而是打算找一处林场,感受一下蛮荒的幽静与原始
    做了一天的打算,总得带点吃的,于是爷俩闪身进了路边的一家小超市,离开时儿子随口问了一句,“从哪里走可以到林子里?”
    “你们待去喂蚊子?”售货员答非所问。
    “出了门往右拐,直着走,有一个森林公园,那里还有湖。”问这么幼稚的问题的显然我们不是第一个,她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又说。
    谁说东北娘们都是孙二娘,这一个不就既聪明又体贴吗?我们背好背包,道了一声“谢谢”,径直向着那个有湖的公园走去。
    那地方并不远,拐过一栋楼,远远地,隔着一条平坦的大马路,还真就有一片与众不同的松林出现在眼前。靠近马路的地方,一块石碑上硕大的一个“孙”字特别惹眼,难道是老天特意的安排,知道我们爷俩今天要光临?正纳闷呢!一回身,在绿树掩映中,又看到了“赵”、“钱”和“李”三个字,刚才那种尊贵的感觉竟突然间消失了。
    快步走进林中,立在眼前的依然是几人合抱,参天如云的大树,偶尔有几个别致的小亭子点缀其中,似乎在告诉游者,累了可以在这儿歇歇。
    穿过一条林间马路,走在木栈道上,呼吸着透心的空气,爷俩竟不自觉哼起了小曲。
    随着那片林子被甩在身后,右前方,明汪汪的一洼豁然出现在眼前,不用说,那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湖了。湖中及周围看不到人,只有一艘小船自由自在地在水上漂着,“野渡无人舟自横”,不知怎么,这词竟一下子跳进了我的脑海。
    只是上午十点的太阳太不客气了,照在头顶,像极了山顶的女人,一股火辣辣的味道。还是去林子里吧,那股清爽不可多得,爷俩钻进密林深处,找了一排连椅坐了下来。
    还别说,这林子中还真就别有洞天。
    抬头望,透过丛林的缝隙可以看到幽蓝的天空和偶尔飘过的白云,几缕阳光挤一样地射下来,在林间形成了一道道的光柱,一条弯弯的小路,在林子中七弯八绕,转过前面的几棵大树,不见了。
    谁能想到不久前爷俩还在家里睡大觉,只几天的功夫竟跑到了这千里之外的密林里,在这样一种氛围中交谈着老爹的过去和儿子的未来。
    突然,一个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我示意儿子安静别出声。只见一只松鼠快速出现在小路上,前肢瞬间立了起来,只用后肢着地,一会它又顺着路旁的一棵小树爬了上去,在枝叶之间跳跃穿行。我慢慢取出了相机,想记录下这难得一见的景象,可还是被它发现了,在我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溜走了。
    就在我们为此而遗憾的时候,一片乌云罩在了头顶,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豆大的雨点便砸了下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下子在四周的枝叶之间响了起来。因为头顶有浓密的树叶,开始我们并没在意,依旧坐在连椅上讨论着那只逃走的松鼠。可慢慢雨越下越大,被水一浇,刚刚还趾高气扬的绿叶开始垂头丧气,雨水顺着叶缘“吧嗒”“吧嗒”滴到地上,我们即使撑开了雨伞,连椅上和脚下不一会也现出了一片片亮晶晶的水湾。
    怎么办?我问了儿子一声,同时拿眼四下瞅了瞅,左前方有一个避雨区,于是不等儿子回话便提着背包躲进了那块有机玻璃板的下面。
爷俩闯关东之9——长白山(下)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巧遇老乡
    几乎在我躲进来的同时,儿子也跟了进来。坐在玻璃板的下面,抬眼望去,雨滴落在上面,溅起一朵朵的水花。
    就在我们担心雨越下越大的时候,它却突然停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连椅、小路和那一棵棵大树瞬间干爽起来,被雨浇过的痕迹不知在什么时候逃得无影无踪。
    我刚想站起来欣赏一下这大雨过后的松林,对面走来了两女一男三位老人,边走边聊,走到我们身边时还一屁股坐了下来,只是聊天还在继续。
    “嗯?”这口音怎么这么耳熟,几天来耳朵被绕着弯的东北口音都磨出茧子来了,突然传进了熟悉的乡音,一下子感觉像是回到了家乡,亲切极了。
    带着一种虔诚我们和他们搭上了话。真想不到他们竟是我们的老乡,老家是诸城的。其中一位大妈说她十一岁就来这里了,响应国家的号召,父母来这里伐木,家里的孩子也就跟来了,由于身边的人全是家乡的人,所以大家的口音都没改。
    他们刚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地方到处是林场,条件很不好,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更没有公路,日子过得很辛苦,也就没回老家,等到后来条件好点了,也不想回去了,因为家里认识的人都不在了,回去也就没意义了。
    我忽然有一丝的伤感,“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每个在外漂泊的人都有一种情结,回到自己儿时的地方,去捡拾幼时的记忆,回顾曾经的过往,这似乎是一种寄托,也是一种心灵的回归。可真的有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再有机会了。

朝鲜冷面
    因为要赶晚上十二点半的火车,要回去早睡,还由于昨晚找饭馆费了好大劲,怕吃不好,不到五点爷俩便回到了旅社,然后找到了一家东北饭馆想早点填填肚子。
    见我们想吃东北饭菜,老板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了朝鲜冷面。听这名字,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听说的父亲吃凉面的故事。
    有一年父亲出差,每次上的面条都是凉的,很吃不惯,便特别交待老板做热的,怕老板不明白,在人家做的时候还专门去盯着,可等人家把面端来的时候竟然还是凉的,原来人家在做的时候确实是热的,可抄出来时却要抄到凉水里,不然怎么能叫凉面呢?
    我不知道我们要的这冷面是不是也这样做,但端上来的时候的确没了胃口,黑糊糊的面条上面漂着一片西瓜和几根黄瓜丝,看着就不可口。
    唉,不管怎么样,得吃啊!我夹起一筷子,塞到了嘴里。我的老天爷,还真是冷面,不仅不香、不咸,没滋没味,还像在冰箱里放过一样,满口炸凉。原来朝鲜人民就吃这个啊,陡然之间怜悯之心盈满全身。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