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爷俩闯关东之8——长白山(中)  

2014-08-22 08:08:15|  分类: 家有小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看来,看天池不是最重要的,感受那份庄重对心灵的洗涤似乎更神圣。在走下山顶的时候,在我们的旁边,一家三口——像是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在我们经过的小路旁支起了一架长筒望远镜,爷爷夸张地穿着鸭绒服,认真地在调试着,同样穿着棉衣的奶奶瞪着一双虔诚的眼睛目不转睛地在看着,孙子则在一旁嚷嚷着“好了吗?好了吗?快点,快点”催促着爷爷。
    我和儿子停了下来,不是为看远处的风景,而是为了欣赏这幅天伦之乐图。

又见东北娘们
    “我要吃煮鸡蛋”,儿子说,“同学说山顶的鸡蛋是用火山温泉水煮的,好吃极了。”
    “那就吃吧!”好不容易来趟长白山,别留下遗憾。
    于是,不一会儿子提着三块三一个的熟鸡蛋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来到我的面前,先取一个剥了皮,塞到了我的嘴里,然后,像品尝什么美味一样,边吃边加入了下山排队的大军当中。
    “凭什么插队?教育她。”忽然队列中有一个中年男子喊了一声。原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带着一个孩子在插队,孩子小,顺利从“回”字形木隔断穿了过去,母亲刚要钻,站在她身后的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
    随着他的喊声,一声声“教育他”、“教育他”,在队伍中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就在大家以为那妇女会不好意思地缩回去或者姗姗地自嘲一下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你妈的你喊什么?活够了是不?和老娘们一般见识你还是不是男人,有本事你等着我……”在她十几分钟的骂声中,那群中年男人瞬间怂了,没有一个敢再吱哇一声,维持秩序的警察闻声过来也只是劝阻了几句,没敢纠正这妇女的不当行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如果只是看到了后半段表演,谁会相信这场冲突的起因是因为这妇女插队呢!
 
长白瀑布
    下山比上山要顺利,可同样惊险刺激。当我们从车上下来,脚踩到地面的时候,终于相信这会儿踏实了。
    接下来该去看长白瀑布了,只是等待我们的依旧是排队。
    烈日下,毒辣辣的阳光没有雾霾遮着,一览无余地照在头顶,有种杀人的味道,许多人都撑起了遮阳伞。
    在我们的前边不远处,一哥们正龟缩在伞下享受片刻的荫凉呢!突然后边站在日光下的妻子晕倒了,大家纷纷叫了起来。这哥们见状马上收起了伞,在警察的帮助下把妻子背出了队列。
    队伍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其实,这瀑布并不远,坐上车没多久便到了,只是我们还要在两面全是白桦林的山谷深处沿着木栈道、松木桥、山石阶走上几里路才能走到它的近前。
    我见过很多山,泰山、黄山、崂山,虽说那里的山石也不尽相同,各有特色,可像长白山这样的山岩还是头一次见到,如同经历了山崩,有的地方似刀砍斧剁一样,几百米高的垂直山岩耸立在眼前,有的地方又像是刚刚卸下的煤堆,从上到下,凌乱的碎石堆成半锥形,在山腰以上铺展开,真的担心不小心它们会滑落下来。
    终于到了,这长白瀑布被誉为是东北第一瀑布,落差七十米,远远望去,在两山交会之处,像一挂长长的白帘从天而降,水流溅地的轰鸣声如雷声贯耳。经过了几十米自由落差的摔打,清流漫过围堰,老老实实地从一块块巨石的缝隙中绕过,经过我们的脚下,顺着我们来时的路向下游流去。
爷俩闯关东之8——长白上(中)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地下森林
    在回来的路上,景区的车在一片森林的入口处停了下来,“地下森林”四个绿色的大字在入口处很慵懒地悬着。
    看这名字,我们怎么也想不出这森林生长在地下的样子,急切地迈开步子,想进去一探究竟。
    林子很大,参天的松树就在我们的周围,不时有年老的枯木歪倒在我们的面前,可依旧那么悠闲地躺着,没有谁去打搅它们。
    一股股带着植物清香的空气似乎不需你用力就会热情地往你的鼻孔里钻,肺也变得那样清爽。忽然一块木牌横在了眼前,“当你看到一棵树时,请深深地呼吸,并且说声‘谢谢’”我的眼眶一下湿润了,是啊,这周围的大树本来是和我们一样,都是大自然的子孙,在我们爱它们的时候,它们也无私地滋润着我们的生命。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它们躲了起来,躲到了这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
    景区很贴心地在林中修了木栈道,随着越往里走,木栈道也在一级级地往下移,我忽然明白了所谓地下指的是谷底。穿行在这林中,我的心却飞到了空中,可以想见,在谷底,抬眼望去,林木层层叠叠由下向上延伸,微风吹过,松涛阵阵,将是怎样波澜壮阔的一幅美景
    可最终我们还是没有走到尽头,可能与一天来的排队有关,我的腰有些疼了。
    坐在入口处的木椅上,我喝了点水,儿子则不停地给我捶背揉肩。那一刻,我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谷中,那么贴心,那么清爽。
爷俩闯关东之8——长白上(中)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