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爷俩闯关东之5——沈阳之夜  

2014-08-15 22:19:32|  分类: 家有小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劳累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就华灯初上了,在街对面的小饭馆里简单吃了碗面,便回到了青旅。
    第二天休息了一上午,7月30日下午1点28分正式踏上了开往沈阳的列车。

草帽背包青旅
    到达沈阳的时候就快晚7点了,我们从火车站直接沿着地铁到了市府广场。
    一出站口,便吓了一跳,只见远处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向我们走来,每个人都是急匆匆的表情,等到快走近了,还能听到有节奏的音乐声。
    我们忽然明白了,和昌邑一样,这是一群傍晚快走锻炼的人,他们很快便走到了我们的面前,大家穿着休闲,不少人手里还攥着一个录音机,走路的姿势情态各异。
    地铁站口坐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我们赶紧上前打听路,老人倒是健谈,可带着不满和东北地方口音的回答使我们还是不敢说没听明白,只好继续看地图,沿着地图的指引顺着小西路一路走去,却怎么也找不到我们要找的草帽背包青年旅社。
    街边的烧烤大姐很热情,她不仅给我们指出了路,老远了还向我们喊,“对,就是那里,往右一拐就是。”
    又费了一些周折,在一栋破旧的楼下,终于有一位乘凉的妇女告诉我们,“就是这里,沿这里上去,三楼就是。”
    这楼真的很旧了,楼梯的台阶都露出了底下的石灰,墙壁上全是杂七杂八的广告,昏暗的灯光无力地照着这低矮的空间。我忽然觉得有点小小的失落,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上到三楼,我们知道到了,因为三楼的门口画了好多的图案,像孩子小时候幼儿园宿舍的墙壁。
    轻轻敲了一下门,一位春光满面的小女孩接待了我们,一幅大大的眼镜,遮住了半张脸,可眼镜后面传来的却是弱弱而清晰的东北味的普通话,她说话虽慢,却总有话题。她给我们介绍说,这里住着几个日本女孩,还有一个山东的小伙子,还有从广州一路走来的一位大叔,大家在一起很high,昨晚闹了一晚上,很晚才睡。
    趁着小姑娘介绍旅社情况的间隙,我细细打量了一下这里,空间的确有些狭小,可布置还是挺精致的,墙上各种各样的小挂件显示了主人的心思,门边搁物架上挂着几顶不同颜色和款式的草帽,这也许就是这旅社名字的由来吧!
    小姑娘说,他们被查了好多次了,外面不让挂门匾,我们没有打电话就能找到这里还是挺有本事的。
    哈哈,就冲小姑娘嘴这么甜,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再说,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再找别的旅店了。
 爷俩闯关东之5——沈阳之夜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中街
    寄存下东西,我们来到了街上,大半天没吃东西了,总得找个地方填填肚子。
    沿着楼前的大街我们闲拉着沈阳的历史和风情向东走去。
    沈阳的街道给我的印象太好了,不仅宽阔,而且干净,几乎见不到在我们老家随处可见的杂草、树叶和塑料袋,每个店面的门外连块砖块泥土都看不到,常常听说国外的大街如何如何得干净整洁,穿上一件白衬衣一周都不用洗,我想不用去国外了,到沈阳就行了。
    前面有一家麦当劳,儿子说,要不我先去给你弄上一支甜筒,尝尝鲜?
    没吃饭,再加坐了一下午的车,也许是低血糖的原因,我确实有点累了,便随着儿子进了对面那家灯火辉煌的门店。
    怪不得大街上的孩子,都喜欢手里捧着一个甜筒或者一杯奶茶逛游,这东西味道的确不错,凉丝丝的,甜滋滋的,下到肚里,登时浑身上下有了精神。
    儿子说,每座城市都有一条代表性的步行街,不仅繁华而且能够传递出这座城市的气质,如沈阳的中街,再如哈尔滨的中央大街。
    望着这万家灯火,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悠闲的男男女女,我自言自语道,“那这儿可能就是中街了,我们就在这中街上过过瘾?”
    “好,”儿子早有此意,“我们去路边吃烧烤。”
    于是,在这异域他乡,在这川流不息的街道旁,在这无人认识的角落里,爷俩要上几支肉串和烤菜,开了两瓶雪花,将酒瓶碰得“砰砰”作响,“哈哈”笑着,对瓶豪饮。
    走的前一天晚上,阿太说我上大学的时候,最喜欢的句子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其实,我喜欢的不是这纸醉金迷、无聊麻木的生活,而是这种浪漫与自由,快慰与轻松。

青旅夜话
    快十点的时候,我们提着一袋子水果回到了草帽背包旅社。洗漱完毕,住店的客人也陆续回来了。我们这个房间除了我们爷俩、还有寿光的一位小伙子和广州来的那位比我小几岁的中年背包客。
    大家在说着自己的见闻,交流着自己在外边流浪的体会,不经意中,一位小姑娘走了进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然后滔滔不绝地说起了她对哈尔滨的印象。
    我第一次见这种自来熟的小女孩,她眨巴着眼睛一会儿说她们家乡的风俗,一会儿又说她们学校的情况,一会儿又说哈尔滨的大街小巷。
    在不停地说了大半个小时之后,见大家对她的演讲没有反应,便又自嘲地说,“哦,可能你们对我的话题不感兴趣,是不是我自作多情啊!”于是停了下来,可没过两分钟,她那充满自恋式的演讲又开始了。
    大家相视一笑,算是对她的回应。
    她是贵州人,在哈尔滨上大学,学的是法语,却对导游感兴趣,所以,她说她介绍给我们的那些东西,都是书本上看来的。不过说句实在话,在她对哈尔滨的描述中,在她惟妙惟肖的诉说里,我们对哈尔滨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知道了索菲亚教堂、中央大街和太阳岛,知道了哈尔滨不同于其他城市的特点,从而在到达这个城市之前有了一种莫名的向往。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