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过大年——腊八与年集  

2012-01-29 22:37:51|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过的日子好过的年”,转眼间,今天已是正月初七,各个单位已开始陆续上班,龙年春节已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历史。每年的这个时候,总会回忆起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印记的一件件过年趣事。
    俗话说,“冬至腊八日,辞灶年除日”,当冬日的阳光从南回归线向回拐来的时候,每个人的心中就开始了过大年的倒计时,当冬至的饺子吃过之后,便开始盼望那一天天临近的节日。
    腊月初八,要喝粥的,俗称腊八粥,据说是为了感谢上天的保佑,人们把各种各样的米、豆、果熬在一起,来祭祀神灵。小时候的我们不懂得这些,只听老人说,这粥的料要来自百家,这样熬出来的粥喝后一年不生病,可却很少有人真的去收集百家的米豆,不过我还就真在村子里讨过。记得那年我十岁,腊月初七的夕阳刚刚把西天染红,我和小伙伴便端着瓢、背着包,挨家挨户地讨要米豆,然后在落日的余晖中回到家里交给奶奶。奶奶则虔诚地接过米袋,将五颜六色的米放在水瓢里淘上几遍,第二天一早便放到锅里蒸煮。
    当沁人心脾的米香弥漫了整个屋子的时候,粥便熬好了。奶奶先是上上三炷香,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恭恭敬敬地放在供桌上,然后才招呼家人来喝粥。
    那时候生活困难,平时连小米粥都很难喝到,所以当散发着香气的百家米粥端上饭桌时,每个人都顾不上说话,端着那种现在几乎见不到了的大瓷碗猛着劲儿地大喝不已。也许是米粥太烫,也可能是锅里的粥有限,早早喝完的人还有机会喝第二碗,静静的屋子里只有嘴唇吸食米粥发出的“哧溜哧溜”的声音。
    过了腊八两个周就是辞灶了,学校往往在二十二这天就放假了,因为二十三不仅仅是小年,还是我们这里的柳疃集。这可不是普通的赶集,这是年集,是农村孩子的节日。
    每年的这一天,母亲都会把为我们准备的过年的衣服找出来,仔仔细细地为我们穿戴整齐,然后给我们兜里塞上五毛钱,千叮咛万嘱咐别丢了才放我们走。
    小时候的天气特别冷,小龙河里的冰结得很厚,靠近岸边的地方甚至会裂出一道道大大的缝隙,露出早已干涸的河床。小伙伴们则成群结队地在冰面上滑行、奔跑、打闹、嬉戏,沿着那弯弯曲曲的河道,向柳疃奔去。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一脚踩在冰块上,一脚蹬在冰面上,使劲地向远方滑去,嘴里还不住地喊着:“骑骑骑、骑骑骑,一直骑到柳疃集。”好像脚底下踩着的不是冰,而是骏马。
    柳疃集并不大,只有两条半街。西街是主街,街北头是海货市,中间是卖蔬菜的、小吃的,街南头则是卖服装的。
    其实年集上虽然人多,却绝大多数是孩子,没有多少大买卖可做。试想,每个人的腰里就别着五毛钱,最多能买一本小画册或者一把枇粑梗,还能把买卖做下大天来?所以,大多数是来看热闹、玩耍的,到爆仗市里听炸响的。可母亲塞给的钱也不能不花,于是便随着人流从街北头走到街南头,又从街南头转回街北头,始终舍不得花掉那五十大分。
    记得有一年,在转遍了那两条半街后,兜里的毛毛还没花了,便在西街中段的一个炸货锅前停了下来,一是因为从那个摊子前走过了N遍,早已听明白那锅里捞出的油饼三毛钱一个,兜里的毛毛够了,二是那弥漫在人声鼎沸的大街上空的香气实在诱人,很少吃到油炸食品的少年真的抵御不了那种诱惑。
    当兜里五毛钱变成两毛钱的时候,当那还泛着油星子的油饼填到嘴里的时候,我望着眼前油花翻滚的铁锅暗下决心一定好好学习,长大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挣了大钱,天天买油饼吃,因为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
    几十年过去了,那誓言还在心头停留,那香味还在脑际转悠,大大小小的宴席也参加了不少,海参、鲍鱼都吃过了,可无论如何都觉得没有那油饼好吃。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