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聪明绝顶李阿太  

2010-08-23 22:50:47|  分类: 寒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聪明绝顶李阿太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中午朋友请吃饭,席间高兴,说起他的发小阿太,我们都慨叹这小子的聪明绝顶,因为阿太是我的大学同学,于是拨通了他的电话,想知道他现在在哪个酒吧里醉生梦死,谁知他说在老家。奶奶的,回老家也不说声,晚上哪里也别去了,就去他老家,弟兄们撮一顿。

 这阿太,比我小四岁,却是我见过的同学当中最聪明的一个。

他出身不好,母亲是地主的女儿,父亲是富农的羔子,所以,从小便在歧视和白眼中长大。我们上小学时,正是左倾思潮汹涌澎湃的时候,在农村长大的我们,少不了割草剜菜,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年,阿太上到了二年级,学校安排学生们到池塘边割草,然后将割的草,过秤登记,扔到池塘里喂鱼。由于他长得小,用他发小朋友的话说,像个小姑娘,力气也小,自然割的最少。校长便守着全体同学开会总结说:“地主崽子就是地主崽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这样的后代还上什么学,长大后怎么成为社会主义的建设者?还不如早早回家种田。”他那富农羔子父亲听后,二话没说,领着他就回了家,在家里亲自教他识字读书,过了两年,直接参加了初中升学考试。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结果出现了,只上过一年多小学的阿太竟然以全公社第一名的成绩升入了初中。

升入初中后他的表现更是令所有对地主崽子有成见的人刮目相看。那时候,每次期中或期末考试后都要召开全校大会对成绩优秀的同学进行表彰奖励。一次期末考试总结大会上,校长亲自念道:“语文第一名,李阿太,到前面领奖。”比别人矮半头,额头前留着刘海的阿太还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便屁颠屁颠地来到主席台前,兴高采烈地从校长手里接过那还散发着墨香的奖状。转身刚离开,就听校长继续念道:“数学第一名,李阿太,到前面领奖。”阿太还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转身又回到了主席台。“英语第一名,李阿太,到前面领奖。”……如此三番,阿太直接就不回去了,用手摩挲着自己额前的那几缕头发站在主席台旁一直领了七张第一名的奖状方才雄纠纠气昂昂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其实阿太的聪明绝不只表现在学习上。记得上大学时,从小地方来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围棋,却因为同宿舍的一个围棋业余三段棋手的存在,兴起了围棋热。在众多的围棋爱好者中阿太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接触围棋不到半年,他便有了打败那位三段棋手的记录,又过了几个月,便有了代表系里参加学校比赛的资格并开始获得奖项,等到大学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在围棋上有相当高造诣的棋手了。大学毕业后,我们两人同时分配回了县城,他听说有一位县政协副主席号称围棋高手,打遍昌邑无敌手,便主动拜访,没曾想这位高手在与阿太的交手中竟然几乎没有取胜的记录。还有阿太的象棋也下的不同凡响,我们两人一起在老师范实习时有位老音乐教师是棋迷,只要看见象棋就拖不动腿,而且喜欢边下棋边哼哼,他和阿太的较量常常进行到黎明时分,可这位老教师却乏胜可陈。我就亲眼见到,老音乐教师眨巴着眼镜片后一双智慧的眼睛,嘴里哼着当时最流行的“谁说也不信他,谁说也不信他……”的歌曲一次次走向败局。

我们大学毕业时正是我们的专业——生物教学最不受重视的时候,我陪阿太去当时的城关中学报到,主管教学的焦校长面带微笑瞅着阿太说,“学校也不缺生物老师啊,你还能教什么?”阿太腼腆地不知怎么回答。我忙说,“阿太还能教英语,在大学的时候,大二就过了国家六级英语考试。”就这样,阿太在城关中学教了两年的英语,直到一九九四年,不甘只做个中学教书匠的他考上暨南大学的研究生。而且,即使研究生毕了业也没有再搞自己的专业,而是仍然延续了高中的教学科目,教授大学英语。

傍晚七点钟,我们在他的老家相聚了,老婆孩子一大帮,找了附近的一家饭店坐下。

阿太还是那个样子,一贯放荡不羁的性格和放到哪里都能茁壮的体性,只是额头上的头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已经不翼而飞,他说,这才叫绝顶聪明。

觥筹交错中,免不了说起他的生活,看样子他还挺满足,“人家白天是教授,晚上是野兽,哈哈,我他妈的白天晚上都是野兽。广州的夜生活是出了名的丰富,我往往是打牌打到十二点,然后再找家酒店坐下,没怎么喝两口呢,天怎么就亮了?亮就亮吧,打盹不能不睡觉啊,总不能难为着自己,是不?于是,不知不觉中,一天又过去了,呵呵呵。”

其实,我知道像阿太这样绝顶聪明的人,本应该有很好的前途的,像从政,像出国,都是前途无量的,可是人却没有十全十美的,阿太聪明的脑袋里装的不仅仅是智慧的脑浆,还有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放浪形骸的个性,这些东西在当今的中国又制约着他的发展。这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必然吧。

今天一早,阿太要回广州了,上午九点给我发来短信:“哥,我已到潍坊火车站了,谢谢你的盛情款待。”祝我的小老弟一路顺风。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