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一声呼唤,儿时的伙伴  

2010-08-20 17:00:24|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从墙头上露出一个脑袋的时候,我呆住了。这还是那个儿时的伙伴吗?满脸的皱纹,略显浮肿的脸庞,虽带笑意却明显没有光彩的眼神,剃光了头发的脑袋上刚刚长出的发茬早已花白。虽然是一个村子,却快三十年没见了,前几年,你去了宁夏,一待就是十几年,这几年虽然回来了,可我又在外漂泊,很少回家,竟然从未见上过面。记忆中依旧是小时候的样子,憨憨的,总是咧着嘴笑。

        去年就想回老家把新买房子的大门漆一下,因为很漂亮的一个铁门,却由于原主人没有喷防锈漆而开始生锈。母亲说你从宁夏回来后就一直做门窗焊接、喷漆生意,便让母亲提前通知了你。可我回来后大门却由于生锈打不开了,在弟弟去叫你的时候,我便从邻居家翻墙进了院子,想从里面打开,可依然打不开。这时候你来了,因为从声音上我能辨别的出来,还是那种低沉的淳朴的音调。隔着门,你说你要爬墙进来看看。

        真的想不到,三十年后第一次见到你竟是这样的一个镜头。

        还依稀记得小时候我们家养了很多的青紫蓝兔子,老兔子下了一大窝,因为我们两个关系很铁,在小兔子摘奶之后便偷偷送了你两只,你想偷偷地把他们养在你们家的老屋里,可老屋是那种带挂子门锁,锁在门框的顶端,矮小的我们够不着,我便搭你一肩,让你去开锁,站在我肩膀上的你说钥匙插不进去,丝毫没有意识到是拿错了钥匙。于是,便取了一块半头砖再次站在了我的肩头,想用砖将钥匙砸到锁眼里,就在我仰头问你砸不砸得进去的时候,不幸发生了,半头砖断为两截,碎裂的砖块不偏不倚砸在了我的头上,登时鲜血就从我的额头流了下来,至今我的眉骨上还有一个大大的疤痕。

        那时候的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每天放了学就是凑在一起割草剜菜,商量着晚上去谁家睡觉。哈哈,现在的孩子很难想象,我们那时候都是轮着到各个小伙伴家睡的,在一个被窝里说些白天的共同见闻。记得在你们家睡觉的时候,你们家火炕的东墙上挂着好大一张世界地图,地图也许比我们的年龄都大吧,反正早已破旧发黑,看不出它本来的颜色。我最喜欢借着昏暗的煤油灯,趴在地图上看各个国家的位置,看中国周边有哪些邻国。还有,记忆最深的就是你们家的被窝老是渣子霍霍的,躺在里面感觉拉得皮肤难受,并且还有一股油灰的味道,这么多年我至今能嗅得到。

        你还真是个行家,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打不开的门,你进来后三两下便开开了。

        然后你就开始打磨。铁门上的锈迹和旧有的油漆随着你打磨机的转动,立时四面飞散了开来,你告诉我让我离得远点,说脏。而你在打磨完成的时候,早已是满头满脸的灰土和漆末。

        这么多年过去了,真的不是很清楚你是怎么过来的。前几年听人说你在外地犯了事情,我还好一阵担心。听母亲说你从外地回来后,自己在家支了一个摊子,很勤劳,收入也不错,我心内略安。今天看你的样子,我相信无论以前你生活得怎样,做过什么,以后的日子都会越来越好的。

        这时候,一个肤色黝黑的小姑娘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条黄色的家狗。问起来,你说是你们家老大,哈哈,你行啊,看来还有老二了,有儿有女,命挺全活。其实这也许就是我们庄户人该过的日子。

        我们说话的当口,你女儿拽着黄狗的耳朵骑在了狗的身上,哈哈,这不是三十年前的你吗?

 

伙伴

敞开你的一扇门哪
世界离你还那样远吗
钟儿嘀嗒 流浪飞沙
真的把颗童心带走了吗
无止浪迹 海角天涯
不忍断的根 不忍忘的家
时光如梭 路而蹉跎
回首旷野又铺上繁花
一声呼唤儿时的伙伴
梦已离开 一切又回来
一声呼唤儿时的伙伴
云儿散开 笑容又回来
我的伙伴呀
你还是那么的可爱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