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校园深处(小说)11  

2010-03-14 09:02:40|  分类: 故事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

        一进办公室,我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头,一向亲切和蔼,见了我总是堆着满脸笑意的郝老师脸板得像泥塑一样,一点表情也没有。我登时就收敛了笑容,乖乖地走到了郝老师的办公桌前,心在“腾腾”地跳着,揣摩着郝老师找我的用意。

        突然,那封信,我写给刘莹的那封信出现在了眼前,我是用班里其他同学很少有的蓝格子稿纸写的,所以,一眼就瞅见了。在那一霎那,我只觉得头“嗡”的一下子就变大了,心跳得更快了,紧接着,额头上便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因为当时天挺热,也为了掩饰慌乱心情,我不自觉的抬起手臂擦起了汗。

        “丁旺,挺有文采啊!将来准能成为个作家、文学家什么的吧?!”郝老师一向不吝惜对我的表扬之词,可这次的话语却使我心里一阵阵地发怵。

        “万春涛谈不谈恋爱,万春涛这同学行为端正不端正,自是他自己的事情,你操得哪门子心?你要好好学习,可不能分散精力啊!”郝老师恢复了他一贯的语重心长。

        我的脸涨得有些发热,心里既后悔又不安,突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郝老师的话,只胡乱地“啊啊啊”地应答着,似乎是在答应着郝老师的嘱托,又像是在羞愧自己的行为。

        “丁旺啊!你不要忘记你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大学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考上的啊,得有良好的心态和刻苦的精神啊,精力不集中,心态不稳定,是你目前学习的大敌啊!”说完这话,郝老师又问了我一些近况,并让我在以后的复习中注意学习方法,尽量少做无用功,争取用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效果。

        现在想来,郝老师当时的话是很对的,对我也是关怀备至的,是为了我好,是希望我能排除那些不必要的干扰,能够专心致志地学习,将来考个理想的大学,有个好的前程。可是当时的我却没有理解到郝老师的良苦用心。

        由于害怕面对教室里同学们的议论,更害怕刘莹的目光,从办公室出来后我没有回教室,便直接去了宿舍。

        一进宿舍便听到了崔大成和常江那“叽叽喳喳”的荤段子,见我铁青着脸进来,二人便停下了嘴上兴致勃勃的神侃,一下子坐了起来。内心异常烦闷不安的我便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俩。

        “丁旺你真是个傻蛋,人家万春涛是什么样的人物?那是郝老师的干儿,你还不知道啊?还语重心长、还为了你好,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着人家数钱呢!”崔大成似乎知道的很多,他毕竟和万春涛跟着郝老师上了好几年了。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郝老师早就做媒把刘莹说给老万了,你也不思量思量便到处打猎,还不把兔子给惊了?”常江接上话茬说。

        “可是,万春涛是个什么东西,你们不清楚吗?一个地痞流氓监狱瓤子,他在玩弄刘莹的感情,他凭什么?”我依旧气愤难平。

        “你真是生吃萝卜闲操心,你管得哪门子闲事?光学习还不够你忙活的?”崔大成挥着他那长长的胳膊说,他显然理解不到我当时内心的感受。

        “我不跟你们说了,对牛弹琴。”甩下一句话,我便“腾腾”地上了床铺,再也不吱声了。

        以后的日子,我可没法过了。你知道我去上学的目的是什么,我应该把学习放在首位,应该全神贯注地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学习当中去,任何的分心都是罪恶,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可是我却怎么都摆脱不了充溢在我周围的忧郁和烦闷了。我当然想做一个正直的人,高尚的人,学习名列前茅的人,让人瞧得起的人,可我没有那份能力了。

        回想我的高中生活,开始的时候,我是那样的阳光、向上,一心追求完美与善良,却换来了社会的唾弃,努力锤炼自己的修养、道德,却成了人们眼中的下三滥,我只觉得我再也不能学好了。善良、正直只能把自己引向深渊,认真、严谨只能让自己徒增烦恼,而狡诈、无聊、险恶却又会使人春风得意,我又何苦呢?

        从此,我的思想便开始了堕落不堪的旅程,行为也变得放荡不羁了。课,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上,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班级集体活动高兴了就参加不高兴了就不参加;课堂上,觉得困了,趴下就睡;自习课上,感到乏了,掏出烟便抽。我就是这样,再也不去顾忌自己的言行,再也不去禁锢自己的思想,再也不去为那一钱不值的虚荣做无谓的牺牲了。可是我的堕落和放纵却并没有使我从苦恼中挣脱出来,反而觉得生活更加无聊,思想更加空虚。

        郝老师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关心我了,再也不像开始时那样语重心长了。他好像在故意地放纵我。我提出的要求,无论是否合理,一律是“好好好,行行行”千依百顺;对于我的放纵行为,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过问。我忽然之间有了一种失落感。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贱,得意时总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了不起的人,最坚强、最无畏的人,而一旦被事实证明自己不过是一只臭虫,一个孬种时,又会沉沦、堕落,破罐子破摔,丧失了一切前进的动力,变成一个连自己都瞧不起的魔鬼。

        其实在那段日子里,我也不是没有自责过,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也不是那样的心安理得,只是那时的我真的难以自拔了。

        实际上,人这时候是最脆弱、最需要温暖的时候,也是最需要刺激的时候。当时,我真希望有人能够大骂我一场,让我从消沉和空虚中奋起,真希望有人能狠狠地给我一拳,让我从麻木和自我毁灭中醒来。可是,没有,没有谁来拯救我。

        相反,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对郝老师也彻底地绝望了。

        那天,开班会,我没有参加,郝老师在班里做高考动员,从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说到了每个同学的前程,从努力学习的意义说到了如何对待自己的学习,从高考竞争的激烈说到了做人要有抱负有志气。不知不觉中就讲到了我,说什么“丁旺不可救药了,真可惜,毁了一个好孩子。”说什么“你们看他那疯疯癫癫的样子,能考上学吗?”还说什么“他精神病太严重,大家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只能在这混几天了,到预选就会回家的。”

        当常江和崔大成把班会上郝老师的话告诉我时,我简直真的要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