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虎年春节记忆——故乡情  

2010-02-28 01:14:43|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是村前甜水湾旁那棵三个大人合抱不过来的百年老柳树,是义和团时修筑、日本鬼子入侵时依旧在包围着老少爷们的高高的围墙和深深的壕沟,是每天放学后都要走过的弯弯曲曲的村内街道,是百年老屋中老少一家十二口人其乐融融的日子,是奶奶驼着背怀里抱着、手里牵着、后边跟着的叔兄弟七个,是夏日夜晚街道上躺在草席上枕着父亲的双腿看流星划过夜空的记忆……如今这一切却都像梦一样时时出现在我无眠的夜里。

        一九八三年,一个暮春的晚上,在老屋的西厢房里,已经躺下要睡的父亲把我叫到炕前,说要把我的学籍转到城里,到他任教的学校上学,在此之前,他和母亲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因为他们跟我谈时是那样的坚决而果断。从此我便离开了留下十六年美好时光的故乡,来到了城里。

        后来我考上了城里最好的高中,又辗转随父亲到师范住过,也到老六中住过,再后来我上了大学,又过了四年毕业分配到了城里的母校教书并定居在那里,再也没有机会回去长住过。可是那古老的村落、那被雨水冲出一条深沟的街道、那淳朴厚重的民风、那小学校园里抛向天空的篮球却是那样的让我难以忘怀。

        那年回老家看父母,拗不过母亲的挽留,住了一宿。晚上,躺在老屋的炕上,嗅着那土墙上散出的熟悉泥腥气息,耳边听着母亲那均匀的鼾声,久久难以入睡。故乡的夜静极了,全然没有城里的喧闹,耳朵里清清楚楚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这是几十年没有的感觉了。

        西斜的月光隔了窗棂照进来,落在儿时调皮时藏东西的墙窝上,在窗纸和山墙上拉出了一排排清晰的影子,我依稀看到儿时的自己,借着一闪一闪的微弱的煤油灯火苗趴在窗台上写作业,旁边是母亲穿梭子结网的身影,那熟悉的“嚓嚓”梭子穿过网扣的声音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始终出没在我睡不着觉的夜晚中。

        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等我老了的时候,儿子不在身边,便带上妻子回到老家,置上二亩地,盖上三间房,种上几十棵树,养上一群鸡鸭猪狗。每当夜幕降临时便像儿时母亲那样提着猪食桶去敲猪食盆子,回头再唤那条绕在膝下转圈的灰狗,猛抬头,看到的是一幅绝妙的田园画卷,几只就要睡去的公鸡站在树杈上,背景是月光朗照下偶尔飘过几朵白云的青青的天幕;而当秋天来临时,无人的深夜,万籁俱寂,又会披衣下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聆听秋叶落地的声音,或者一个人慢慢走在故乡的田间小道上,仰望那静寂高远的星空,出神地回想在那一条条沟渠、一垄垄地畦上发生的趣事。

        今年春节终于有机会了,村里表二舅的两间房,一个小院要出让,在母亲的提醒下,我和妻子一月二十四日去看了看,真不错,挺别致。

        一拐过胡同便看到了贴着木红色瓷砖的门房。打开铁门,映入眼帘的是贴满白瓷砖的照壁,拐过照壁便是带有一间南屋的小院,院里种着一棵据说年前结了满树橙红的柿子树。正面是两间北屋,高高的台阶、防盗窗、防盗门、贴满瓷砖的前墙,昭示着主人生活的条例有序和勤劳节俭。

        一月三十日,在村委领导的见证下我们签了购房协议。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们放假了,腊月廿七,漫天的大雪下了一夜。第二天,天气奇冷无比,我和弟弟,还有儿子一起去贴春联。

        扫除了院子和大门口的积雪,把那大大的“福”字贴满了门窗和整个院落,虽然手都被冻僵了,但望着大门上那刚刚贴上的红红的崭新春联,我们还是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