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跳槽  

2009-07-31 21:02:31|  分类: 故事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李做了半辈子的老师,老了老了来了官运,他的同学当了教育局的一把手,于是,老李在四十七岁的时候被提拔成了副主任,后在五年的时间内,接连做了主任和副校长。有人说由主任到副校长就像丫鬟做久了被纳了妾,顺理成章,小菜一碟,可要由副校长当上校长可就像偏房扶正,要过的坎太多也太难,眼看着就到了内退的年龄,老李也没有什么奢望了,就和本家的远房侄子一起弄了一套盖楼用的家把什,什么脚手架呀,什么保险网啊,什么搅拌机啊,干起了出租行当。还别说,讲了一辈子电容、电阻,干起这活来也轻车熟路,买卖出奇的好,很快就有了几百万的进账。老李每天都哼着朗格里格郎,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喝着功夫茶,细细思量自己这一生,那可真是摇起了那个乌蓬船,顺水又顺风。

        这一天,老李又在把一天的买卖安排停当之后,坐在办公室里沏上了功夫茶。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

        “喂,哪位?谁?小舟?啊呀伙计,二十多年不见了,日子过得还滋润吧!怎么?你要过来?好好好,来吧来吧,我有时间。”放下电话,老李抿嘴笑了。

        这个小舟可是不一般的人物,当初在那样一所乡镇中学,老师们大多学历不高,像他老李就是高中毕业,十八参加工作,干了将近十年,最后能混上个公办教师那已是祖坟上冒了青烟,每月到了月底还能把十六块五毛钱领回家那就更是高人一等的事情了,可人家小舟是正规大本毕业,那叫什么?那叫龙啊!一毕业就能发三十六块钱,在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能卧住这样的龙吗?可为了挽留住小舟,当时的校长给了小舟莫大的关怀,把学校唯一的一座带院子的套房分给了小舟,专门安排认真、细心会照顾人的老李和小舟一个办公室,还求爷爷告奶奶地托人给小舟介绍对象,以博得小舟的好感。可大家没有看走眼,小舟自从分到了这所中学就整天嘴里嘟囔着做教师没出息,谁谁谁是他的同学,没有上过大学现在在城里什么局坐办公室,谁谁谁是他的邻居,初中没毕业,可在纺机给厂长开车每月能挣四十多块钱。开始,老李还以长兄的身份劝过小舟,说现在学校里这么多老师,也有老的也有小的,有几个赶得上你小舟工资高了,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学校里这么器重他,前途不可量限的,可小舟听不进去,总在说做老师是臭老九,地位低,后来老李看小舟执意要走,心想看来小庙里装不下大和尚,也就不再劝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国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教师的工资开始有所提高,小舟托关系也把自己的工作调到了城里的一所国营企业。在一个办公室相处了五年,老李和小舟还是有一定感情的,临走,两个人在老李家喝了个小酒。老李语重心长地对小舟说,“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专注、专心,祝愿你能有美好的前程”。从此,小舟便进了城,做了会计,而老李继续他的“老九”生涯。

        这么多年过去了,前一阵子听学校的老同事说,小舟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也不知道他这次找上门来是想做什么。想着这话的功夫,隔着门窗老李看到一位黑干憔瘦、满头白发、胡子拉碴、穿一件好像有几个月没有洗过的夹克衫的老头推着一辆破车子走进了院子,不用说,一定是小舟了。

        老李把小舟让到屋子里,沏茶的功夫,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大学生,内心不由一阵悲叹,“唉,岁月弄人呀!当年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嘴里还要不住地寒暄着“喝茶,喝茶!”

        “唉,没有混好,真没有脸面来见您。”二十年没见的小舟没有了当初的清高和傲气,蔫蔫地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说什么呢?都一样,谁也是一天三顿饭,睡觉睡不了两张床上”嘴里这么说着,老李脸上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顺手把功夫茶杯向小舟面前推了推。当初人家小舟哪瞧得上老李这号人,高中毕业,又是民转公,而今混得比咱老李差远了,天生心慈的老李得意之余不免又生出一种莫名的心酸,“你不是进化肥厂了吗?听说后来不干了,自己挑头开饭店了?”

        “别说开饭店的事情了。我离开学校之后就到化肥厂做了会计,工作很轻松,工资一百多,那时候觉得小日子过得太滋润了,可只五年的功夫,厂子里的日子便开始不好过了,物价上涨,以前东西都是论毛卖,后来改为论块卖了,工资虽然提了,可也赶不上物价提得快呀,我要住房子,孩子要上学,里里外外哪样不用钱,凭那一百几十块的收入怎么能奔小康呢?恰好厂里招待所搞经营承包,我看准了机会便离开了会计岗位,承包了厂里的招待所。”说起这些来,小舟脸上现出了进屋之后少有的踌躇满志,“招待所主营餐饮,兼营住宿,客人全是买卖人,花钱大方,所以,没过两年我便有了几十万的收入。”

        老李清楚地记得,那几年老师的工资也象雨后的竹芽子,蹭蹭地涨,总体水平已比工厂里的工人高很多,自己也在九五年的时候评上了中级职称,相当于大学里的讲师,如果小舟不走的话,那时候恐怕就是高级教师了。可小舟开饭店挣得也不少,“哈哈,那时候几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你混得不错嘛!” 老李赶紧表扬。

        “啥不错?!就在我想把餐饮服务业做大的时候出问题了,前面吧台的领班把我的钱给卷跑了。”说起这话,小舟有些底气不足,闪烁其词。其实这段老李早就听说了,当小舟兜里的钱越来越多的时候就和那个吧台小领班眉来眼去,以至于后来发展到回家和老婆闹离婚。可老婆死活不肯,于是小舟就经常不回家,和那个吧台领班搅在了一起,想通过几年的事实分居生活达到离婚的目的。可后来那个小领班不知什么原因就卷着他的钱跑了,小舟的生活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上。

        “是吗?”老李装出很吃惊的样子,像是第一次听说。

        “我辛辛苦苦积攒的几十万元钱就这样没了,这时候,老婆嫌我整天不回家,又跟我闹离婚,我在店里一摊子买卖,哪里有空回家,再加上没有钱,随她去吧,强扭的瓜不甜,离就离。就这样我们就离婚了,女儿判给了她。唉,人要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化肥厂多好的厂子,就是因为我们当时的县委书记非得上那个甘油项目,把钱全掏空了,这不,一夜之间倒闭了,我又成了下岗工人。我孑身一人,无依无靠,只好变卖了招待所的全部家当,又开了一个小卖部,靠做点小买卖维持生计。”说到这里,小舟脸上的肌肉在不停地抽搐,像是要哭,可终于没有哭出来。

        “喝茶,喝茶”老李赶紧客气到,以免使气氛过于尴尬,“那开个小卖部也不错嘛!一年也能赚几万块钱的。”

        “也就能够个吃喝,就凭我小舟,本科毕业,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甘心开个小卖部吗?开小卖部用得着本科毕业吗?认识一毛两毛钱的区别,别找错了钱就够了。正好那时候很多人从山西贩煤很挣钱,我便把仅有的钱投到了煤炭贩运上。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时候国家查扣超载运输,你想当时贩煤之所以挣钱就是因为超载,要不超载的话,连运费都挣不出来,恰在这个时候我的煤车又出了车祸,结果我干了两年的煤炭贩运不只没有挣到钱,连家底都搭进去了。”小舟的额头上又一次布满愁云,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剩下没几支的青州香烟。

        “那后来呢?听说你去了东北?怎么没有在那里待住呀?”老李脸上的肌肉也跟着小舟的讲述慢慢僵了起来,抬手把自己办公桌上的泰山烟递了过去。       

         小舟接过老李递过来的烟卷,“啪啪啪”打了几次才打着了火,将烟点上,深深地吸了几口,随着呼吸,那烟又从鼻孔里喷了出来,拉出一道长长的烟路,然后才轻飘飘散去。

        “我经过考查,从东北向咱们这里贩木头能赚钱,我的几个同学就做这个,个个腰缠万贯,就向亲戚朋友借了十几万块钱,又把房子抵押了出去,贷了十万块,总共凑了二十几万去了东北。唉,想不到,这次遇到了强盗。”小舟说起这话时,老李从他的脸上分明能读出痛苦来。

        “东北出强人一点都不假,以前我不相信,这次我信了。我刚到那里的当天晚上,就有人把我从旅馆里带走了,带到了一个小屋里,屋子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把大砍刀,一帮人围着我吆三喝五,说不给钱就把手剁掉。我想真把手剁掉,我还活什么,后半辈子啥也别干了,便想给他们一半,可剩下的一半最后还是被他们搜走了……所以,我现在是走投无路了,想起了你,希望你能帮帮我”

        老李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五岁的曾经的同事,内心充满了矛盾,他曾经是那样让他羡慕,风华正茂、前途无量,如果他不离开学校,现在也很快就要到内退年龄了,照他的情况肯定早已是高级教师,说不定还能混上个一官半职的,估计现在的工资要四千多了吧。可眼下的小舟呢?要钱没钱、要家没家,要人样没人样,没有地位、没有保险,怎么会这样呢?像他老李,没啥本事,大学没考上,高中一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可没有什么追求和想法,慢悠悠地向前混,想不到竟然也混上了副校长、高级教师,每月的工资发到了四千,现在内退又做上了现在的营生,还能有不少的进账。人啊,也许真的是有宿命的。

        老李最后不知道是怎么把小舟打发走的,给了他一万块钱还是怎么的,他已经记不清了。但小舟走后,老李坐在办公室里,望着眼前的功夫茶壶和茶杯呆呆地楞了半天,再也喝不出功夫茶的味道了。 

 

后记:

        很久前就听翟老师说起有一个跳槽的老师,本来有着很好的前程,却因为跳槽和社会的变迁,最后弄了个鸡飞蛋打的结局,听后颇多感慨,便想写点什么,可一直没有时间和心情,经过一天的努力今天终于把它写完了。

        有时候想来,人啊!也许耐心等待比主动的出击要实惠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