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两箱大蒜  

2009-06-07 09:21:32|  分类: 寒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箱大蒜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早晨刚刚起床,高中同学明就打电话说要过来,要我下楼,原来是来给捎来了两箱大蒜。

        来是我和明高中时的同学,明现在就在他镇上工作。高中那会儿,我和来是一年多的同桌,记得那时,他一年到头都穿着一件当时很流行的军绿色上衣,也许是从农村走出来的缘故,家境也不是很富足,所以他很少说话,总是默默地一个人学习、做事,为人很低调,但却很用功。

        那时候不像现在,大学招生人数这么多,考大学相对来说很容易,我们那一级同学是全县招生,总共才招了四个班,可以说,能够考到一中来的都是全县的精英,可当年能考上大学的却依然不多。1987年7月,我们毕业了,我回到了我的家乡中学复读,来也回到了自己的老家,从那以后整整二十年,我们没有见面,彼此也没有相互的消息,直到我们组织高中毕业二十周年聚会的时候才又重新联系上。

        记得我和伟去他们村找到他家,在他打开大门看到我们的时候,两眼噙满激动的泪花,慌不迭地把我们让到屋里,又是沏茶,又是切瓜,嘴里已经不知道要说那句话好了,只是望着我们傻傻地笑。这就是我的同学、我当年的同桌,当年高考落榜之后,回到了农村,从此开始了和我们截然不同的另一段人生,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青年人,经过岁月风霜雨雪的打磨,而今,满脸沧桑。我们走的时候,他和老婆两个人一个阵子地往我们车上搬西瓜,我们的车走出老远了,还能看见他俩站在门口远眺我们的身影。

        聚会那天,他和另一位在农村的同学田来了,一个提着一袋子花生,一个提着一盒子白酒,风尘仆仆,满脸幸福。本来我们说好不要他们交活动费用了,而且其他同学交的时候都瞒着他们,可来不知怎么知道了,非要把那费用交上来。中午吃饭的时候,几杯酒下肚,来竟然抱着我的脖子嚎啕大哭,我知道,二十年来他心中始终有一种遗憾,当年在一个屋子上学的同学,现在人家有的成了教授、有的当了处长、有的身价千万,而他却依然面朝黄土背朝天,不是没努力过,而是上天没有垂青他,一切都错过了,而今当年的同学再次欢聚一堂,早已是天壤之别,抚今思昔,怎不百感交集?那天回到家后,来给我们的语文老师发了一条短信:“自从定下要来参加聚会就开始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今天看到同学们个个满面春风,为他们高兴的同时,内心也充满了千般滋味,中午吃饭的时候,心中诸多感慨,苦闷、难过、彷徨、辛酸,一切的一切,积累了二十年的委屈,在那一刻似乎找到了出口,一股脑儿地宣泄出来。不知道要交费用的,所以带的钱不多,又到超市买了一箱白酒,傍晚到家的时候,兜里就剩下一角钱了,但这一天,我过的很开心。”

        从那以后,我们就经常联系,彼此的关系好像更近了,感觉像亲兄弟一样。过年过节也找在一起吃顿饭,而每次从他那里要走的时候,他都是给我们包上一包一包的土特产,或者每人给我们一方便袋大馒头,而我们也总是高兴地受下。

        晚上,我把那两箱大蒜小心翼翼地放到桌子上,在白亮的灯光下,一头一头地看着,每一头都那么饱满,蒜头的外皮早已经剥掉,底下的根也已齐齐地切下,看得出,这每一头蒜显然都是经过了精心地挑选和处理。

        我把儿子叫了过来,“儿子呀,爸爸今天给你讲一个故事,我有这样一位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