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多产了三五百斤  

2009-05-07 22:38:02|  分类: 故事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收了三五百斤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正在收拾行装的我赶紧跑过去接电话,“喂,你好,啊,是四哥呀!吃饭了吗?”

        “吃过了,在忙什么?”四哥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

        “准备去青岛旅游,正在收拾行装,怎么,有事情吗?”天挺热,我边擦汗边说。

        “哦,是这样,咱们今年的草莓大丰收,可就是卖不出去,瞎了又旺可惜,你从青岛回来后带着老婆孩子回家呀,多找几个朋友来也行,到我地里愿意怎么吃就怎么吃,不要钱。”能听得出来,四哥的话里透出一种无奈。

        四哥是我小时候一起玩大的堂哥,奶奶有七个孙子,却没有一个孙女,从三哥起到我共四人,一个比一个小一岁,四哥是比我大一岁的那个。当年我们两个在一起没少替奶奶惹祸,四哥从小就顽皮,上梁爬树无所不能,他最擅长的是在刮着五六级大风的天气里爬到只有手脖子粗的树梢上掏鸟蛋。记得有一次为了显示他的能耐,他竟然在大风天里,爬上树梢掏了鸟蛋之后,从一棵树上一蹦窜到了临近的一棵树上,就在我们捂着双眼,蹲在地上大呼小叫的时候,他已经三下两下溜到了地上。上学之后,四哥学习很不努力,初中一毕业就回家种地了,再后来娶了青岛地界平度市的一位农村女子,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因为是随团青岛一日游,傍晚我们就从青岛赶了回来,记着四哥的话,没有进家门便驱车回家了。

        见我们回来,四哥高兴地两眼眯成了一条线,慌忙招呼四嫂沏茶倒水递香烟,“没想到你们回来的真快呀,我和你嫂子还以为你们明天才回来呢!”

        “青岛离我们这里近,随团一日游,记着你的话,刚回来便到你这里来了。”听着四哥慢条斯理的话语,看着四哥爬满额头的皱纹,我怎么也找不出当年那个迎风爬树、勇敢无畏的英气少年的影子了。

        “在城里我就知道今年的草莓大丰收,怎么会卖不出去呢?不行就便宜点嘛!”我想当然的说到。

        “老六你有所不知,去年我们这里的草莓由于受气候的影响产量不怎么样,价格最多卖到了四块钱一斤,当时大家都觉得种少了,今年种植的劲头便明显加大,再加上镇上要求创什么‘万亩莓田镇’活动,要求所有的人家必须种植草莓,我今年本来打算种小麦的,秋后播种,春天浇上几次水,像今年这样子,雨水比较勤,根本不需要多少水钱,就干等着旱地里拾鱼了,可镇上领导来村里动员了多次,还和农民签了合同,说大家放心大胆地种草莓就行,销路不用担心,镇里管着回收,这不,合同书还在这里呢。”四哥把纸卷的烟把子往灶框里一扔,顺手把盖着大红印章的合同书递给了我。

        “那你们到镇上去找找啊,兴许有办法的。”我还是觉得村里的老少爷们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白纸黑字的合同在手里攥着,为什么就眼睁睁地看着草莓烂在地里呢?

        “找了,大家都去找过,没人理这茬,和我们签合同的镇长现在到城里干税务局长去了,新来的镇长说今年情况特殊,全球爆发什么危机,美国总统都办不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大家不舍气,继续找,可从前天开始,镇政府大楼空无一人,那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四哥无奈地摊了摊手。

        “那就到法院起诉他们,我们有合同呢!”我总觉得有理走遍天下。

        “兄弟,等到打赢官司,地里的草莓早烂成酱了,明天一早你还是和我一起去地里摘上一车草莓到宏大批发市场上看看吧,到了这个时候,挣一个算一个吧!”四哥一副认命的样子。

        五一以后的天亮得越来越早,第二天四点半多一点我们就起床了,东方已经鱼肚发白,又是一个大晴天,四哥骑着三轮车,我、四嫂还有我们家首长跟在后边。四哥边骑车便说,“今年倒春寒,气温一直很低,草莓这东西最喜欢十八九度的温度了,所以长得特别旺相,估计今年每亩多产个三五百斤没有问题,本来开始几天,草莓陆续成熟的时候价格还可以,比不上去年吧,也能卖到两块钱一斤,可五一前几天,气温一下子提了上来,地里的草莓就像得了将令一样,一起熟了,我这五亩地的草莓,冒一万五千斤呢,我上那里卖去?”

        说着话,已经到了地头,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仔细看,每一片叶子上还都挂着晶莹的露珠,微风吹过,草莓的叶片一起顺着风向倒去,露出了一颗颗饱满圆润的果实,有绿的,有白的,也有红的,但更多的是熟的已经发了紫的。

        劳动是愉快的,也是幸福的,眼瞅着这丰收的景象,要是在往年该有多高兴,外地的大车小辆早等在地头上了,可今年呢?莓农都不敢雇人摘、雇车运,因为根本就挣不出劳力钱和油钱。

        太阳慢慢升起来了,红的似火,才刚刚七点多一点,就感觉到了热辣辣的味道,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努力,我们摘了满满一大车子,足有一二百斤。四哥说,“看把我们累得满头大汗的,送到宏大批发市场最多能卖四十块钱,昨天我和你四嫂送了一百斤去的,好说歹说才找到了一个买主,给了二十块钱。今天如果实在没有人要,我就倒在沟里算了,来回二十多里地,就挣这几个毛毛,还不够腿钱呢!”

        听了四哥的话,我心里沉甸甸的,想说什么,可实在又没有话要说。

多收了三五百斤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后记:

    从昌邑之窗网站上看到一个帖子,“我就是种草莓的农民呢。昨天早上4点就到了地里,下手摘草莓,8点多完活,摘了100多斤,拉到宏大市场批发,共挣了20多元钱。嘻嘻,今早就不去了,还不够功夫钱呢。说真的,真想让昌邑人都去我自己地里摘草莓吃,不要钱的。反正早晚浪费在地里了,太可惜啦。”怜惜农民兄弟的辛苦和无奈,写下了上面的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