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印象中的爷爷  

2009-05-29 16:16:15|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爷爷 - 寒江钓雪 - 寒江钓雪孤舟行

        我没有见过爷爷,我出生的时候他就去世快四年了,所以对爷爷我没有很深刻的直观感觉,对他的印象都是从父母和奶奶的口授当中了解的,不过小时候,谈起家里的很多东西,奶奶总是说,“这是你爷爷从柳疃集上买的。”“那是你爷爷闯关东的时候从哈尔滨带回来的。”所以,在记忆里,感觉爷爷离我们并不遥远。

        爷爷的身世非常坎坷,他三岁的时候父亲也就是我的太爷爷就去世了,我们的家族虽然并不富足,可却依然是一个大家族,我的太奶奶,父亲告诉我他姓张,一个很年轻就守寡的小脚妇女,拉扯着一个三岁的孩子,在叔伯妯娌们家家人丁兴旺的大家庭里不但没有得到足够的同情和帮助,反而受尽了排挤和欺负,家里无论有什么活,各家总是要均摊,记得母亲跟我说,太奶奶很要强,家里要出粪的时候,她总是踮着小脚,挺着瘦弱的身子和叔伯们一个个健壮的大男人一起抬粪;到地里干活的时候也从不会比别人干得少。可各家在分东西的时候,他们却仗着人多势众,老是想方设法少分给这边一些,就是这样,太奶奶还是忍辱负重,含辛茹苦把爷爷带大了。

        小时候特别敬重毛主席,由于爷爷出生在1894年阴历的11月,比主席整整小了一岁,不知出于什么想法,我和四哥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兄弟,在小伙伴们面前总是炫耀说,“俺爷爷比毛主席小一岁,俺爷爷老厉害了。”哈哈,现在想来真是可笑,我们连爷爷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却这么看重爷爷和毛主席的关系。

        等到我上学上到四年级的时候,偶然从父母的橱柜里翻出了一张发黄的一寸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黑瘦的老头,小小的眼睛,干瘪的脸颊,我就问父亲这是谁,父亲告诉我是爷爷,我才第一次识得爷爷的庐山真面目。而且父亲还告诉我说,这张照片是爷爷良民证上的。那时候小也不知道良民证是什么东西,及至又过了三年,大约是我上初中二年级了,才慢慢明白这个良民证是当时日本鬼子给办的,相当于现在的身份证,日本比我们发达,为了便于管理占领区的人民,他们给每位村民都办理了这种带照片的证件。现在想来,还真该感谢日本鬼子,要不是他们,我们这几个六三年以后出生的兄弟还真就永远只能靠想象来揣摩爷爷的样子了。

        说到日本鬼子,爷爷很是痛恨他们。奶奶曾无数遍地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

        应该是在一九四零年,鬼子来扫荡,全村的人都往后窑湾,一处地形较洼,曾经是烧砖的窑场的地方跑。爷爷和村里老代他爹从河南割草刚回来,走到村口,看见了鬼子,他们扔下草篓子就跑,跑到村西围子墙(清朝时为了护村,全体村民绕村建起的高四五米,宽三四米的土墙,土墙上种满荆棘,墙外深挖深两米,宽四五米的壕沟)后时,爷爷说,应该往村里跑,因为对村里地形熟悉,随便找个地方就可躲藏起来。就在这时候,鬼子发现了他们,爷爷撒腿就跑进了胡同,而老代他爹则越过围子墙,涉过壕沟,跑到了野外。鬼子分两路,一路去追老代他爹,一路便去追爷爷。爷爷翻过了几道土墙,最后爬到了一间黑屋子的棺材底下躲了起来,这时候就听见村头围墙上“呯呯”两声枪响,同时几个鬼子也闯进了屋子,叽里呱啦说着话,好像在说看见跑进了屋子,怎么就不见了。突然,一个鬼子把手里的枪倒过来,拿枪托往棺材底下捅了捅,爷爷把身子靠在墙边,忍着痛,一声不吱,因为屋里太黑,又有一口棺材,可能鬼子也觉得有些瘆人,便离开了。

        鬼子扫荡结束后,村民们也都回来了,一打听,才知道村里出了两件事情,一是化刚的腰上让鬼子捅了一刺刀,他腰上留的疤痕我小时候见过,前肚皮和后腰都有一个,明显是被刺穿留下的;再一个就是老代他爹被鬼子开枪打死了。他和爷爷在围子墙后分手后,跑到了野外,鬼子站在围子墙上看得真真的,便不再去追,而是瞄准后开了枪。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很难想象当时的国人为什么会那么痛恨日本鬼子,因为他们想象不出鬼子给当时的国人带来了怎样的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爷爷从那件事之后,从内心深处开始痛恨鬼子,没有多久便把自己的大儿子送到了队伍上干了八路,后来,他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大伯父1943年牺牲在了鬼子的一次扫荡中。

        爷爷是1963年去世的,据我父亲说是得了肺结核,当时人们叫痨病。长大后从教科书上学到鲁迅先生的父亲得的是痨病去世的,先生那时便下决心长大做个医生,去疗治和父亲一样得病无法疗治的人。我学到这文章时,确也偷偷下过决心长大当个医生,从此不再让生病的人没钱或无力救治而无奈死去,可后来阴差阳错地还是没有做成医生,但痨病作为一种不治之症却早已经成为了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