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姜老汉一家的故事——不上当了  

2009-03-14 09:30:58|  分类: 故事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姜老汉的儿子虽然没有娶上前官庄高大舀子的女儿,却自由恋爱找了河崖村王老善人的次女,而且很快就结了婚。

    时间过的真快,眼看着花开花落,冬去春来,儿子结婚已经过了一年多。在这一年里,媳妇总埋怨家里太过日子,吃饭不香,肚子里没有油水。列位你想,人家王老善人是何许人也,从年轻时候就精明能干,老辈子在潍县做过买卖,虽然土改时期把人家划成了地主成分,可那是穷棒子咬牙,就一霎霎的事情,文革结束后,人家一家子凭借着祖上传下来的优秀的基因和营销理念,第一个在村里开起了豆腐作坊,而且很快就成了当时远近闻名的“万元户”。人家的女儿,那是金枝玉叶,人家在家里享的是什么样的福,到了你姜老汉家里又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怕多吃干粮还要将咸菜瓮糊起来,这样的日子怎么能受得了呢?可看姜老汉威严十足的样子又不敢吱声,所以,只好在姜老汉儿子耳边叨叨。这样的日子儿子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开始还觉得媳妇毛病多,不能吃苦,后来叨叨的多了,也觉得父亲过日子过的是有点过分了,就决定试探一下父亲,看看父亲是不是真的是油盐不进。

    这一天是柳疃集,早饭后听父亲说要去赶集,儿子老早就跑到了集上,在街北头的鱼市上买了一条大鲤鱼,然后提着鱼在父亲必经的小路上等着。从姜家庄到柳疃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大路,出村向东,越过金村再向南就是一条两旁种满大柳树的沙子路,很好走,可有点绕路;另一条是从村子前头出村,走过一座小桥,到了小龙河的南岸,然后沿着河岸一直走去就到了柳疃,这条路有些曲,可要比大路近不少。由于姜老汉一家就住在村子前头,小龙河边上,儿子估计父亲会走小路,所以,便在小路上找了一处石阶,坐在河边上等。

    果然,不一会功夫,儿子远远地看见父亲背着一个竹丝篓子快步走来,便将手里的鱼扔在小路中间,并迅速趴到不远处的一条沟里观望。

    姜老汉今天挺滋润,“一毛钱买了一大堆洋柿子(西红柿),虽然烂了不少,可回家后挑巴挑巴,也够他娘们吃一大气的了。媳妇进了自己家门已经一年多了,整天叨叨说口淡,虽然没有当面向自己说,可老汉耳不聋眼不花,耳朵里不是听不到,今天老汉我可是为你们想了,不用再埋怨我了吧!”想着想着不由哼起了小吕剧,“王登云放了学转回了家……”

    “哎呀,这是什么?是谁掉的?”姜老汉向四下瞅了几眼,没人。满坡静悄悄的,只有树上的知了在不知疲倦地叫着。

    “活该老汉我运气好,没想到天上掉馅饼让我捡到了,旱地里拾鱼的事情原来还真有哟!”姜老汉弯腰拾起地上的鱼,放到了篓子里,继续赶路,步子更轻快了,身后留下的吕剧的唱腔在空旷的田野上久久飘荡。

    不用说,中午全家人吃得美滋滋的,尤其是姜老汉儿子和媳妇两口子,可吃着吃着,姜老汉却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呢?列位继续听我慢慢道来。

    又过了一个月,姜老汉媳妇的叨叨声在儿子的耳边又响了起来,于是儿子又故伎重演,再次在姜老汉赶集的时候买好鱼等在姜老汉必经的那条小路上。远远的姜老汉又来了,儿子还是和上次一样将鱼扔在路中间,趴在沟里观望。

    儿子刚刚趴定,就听姜老汉在小路上嘟囔上了,“妈了个巴子,这是谁?上次让他好熊,多吃了一签子(筐)干粮,这次还想熊我,我不上当了。”话音刚落,飞起一脚,将鱼踢到了路旁的沟里,然后扬长而去。

    儿子小心翼翼地冒出头,远远地看见父亲已经有些弯的腰挺得绷直,身后飘来的依然是那首小吕剧的唱腔,“王登云放了学转回了家……”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