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姜老汉一家的故事——借蒜臼子  

2009-02-28 09:47:30|  分类: 故事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姜老汉一家三口在姜老汉的领导下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他们家的过日子宗旨是“省钱是硬道理,不花就是挣”,日常行为准则是“宁愿少吃一口饭,也要多省一分钱”,对家里人的要求是“能省的要省,不能省的要坚决少花”。于是便发生了一幕幕值得大家学习的故事。

    这一年的麦季好像比往年来得要早一些,还没有到五月,火辣辣的毒日头就一天到头地挂在天上,来得早,走得晚,整天见不到个风丝,正是熟麦子的天。眼见得麦子抽穗、灌浆、发黄,很快就要开镰了。姜老汉一家也在做着麦收的准备。根据姜老汉的指示,儿子取来了紫泥土,掺上麦秸草,和了一大堆紫泥,把咸菜瓮周边糊了个严严实实。列位可能会觉得奇怪,麦收季节,大家都准备场院、碌碡、镰刀,姜老汉一家忙着糊咸菜瓮是何道理?可周围的乡亲却不觉得奇怪,因为大家都知道姜老汉那是为了省饭。也许各位又奇怪了?省饭就省饭呗,与咸菜瓮有何干系?

    原来,根据往年的经验,每到麦收时节,由于劳动量突然增加,家里的人饭量一下子大了起来,这时候,如果再就点咸菜,恐怕每天都要蒸干粮了。所以为了防止吃饭太多,尤其是因为吃咸菜导致的饭量增加,造成无谓的浪费,干脆把咸菜瓮糊起来,这样,一方面少吃了干粮,另一方面,即使有哪位想弄点咸菜吃也会暴露的,因为那紫泥干了之后,就像那公安局的封条,你动一动会留下记号的。

    可干研磨没有就菜,这饭也太难以下咽了,儿子整天抱怨说吃饭不香。一天姜老汉从地里回来走到前邻屋后,突然听到“当当当当”捣蒜的声音,不由会心地笑了,自言自语到:“好小子,你不是没有就菜吗?老爷子有办法了。”回到家里立即找来儿子,仔细吩咐了一通,儿子便答应着跑出了家门。

    “二婶子,你家蒜臼子不用吧,借你家用用。”

    “你等等,我们刚刚用完,刷刷你就带走……”儿子跑到前邻家时,人家刚刚捣完。

    “不用了,不用了,反正回家接着用。”儿子赶紧去抢二婶子要去刷的蒜臼子,飞奔回了家。

    见儿子回来,姜老汉赶紧取来筷子和干粮,又是刮,又是擦,把个蒜臼子捣鼓得干干净净。这时候,儿子抱着又一个蒜臼子回来了……

    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十几天,眼见得麦子收回来了,闯齐、铡头、晒干、碾压,要颗粒归仓了,麦季就要过去了。

    这天儿子又去借了两个蒜臼子,姜老汉说,“再去借一个,今天吃饭就够了。”儿子得到吩咐,便再次来到街上,竖起耳朵仔细听,循着声音又来到了李大爷家。

    “大爷,借你家蒜臼子用用。”儿子习惯性地说。

    “不行,不行,没刷干净呢!”李大爷手里正忙别的。

    “不用,不用,回家接着用。”儿子上前抱起蒜臼子就出了门。

    回到家,姜老汉赶紧像早先一样,又是刮,又是擦,最后还把擦过的干粮顺手填到了嘴里。嚼了嚼,怎么味道不对?这时候,李大爷的儿子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姜叔,我们的蒜臼子不能用,我爹身上长疥疮,从高家庄老神仙那里讨了个方子,说用童子鸡粪和着药酒和蒜泥糊糊就好了,可……”

    姜老汉木木地站在那里,后边的话一句也没听到。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