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他也曾傲视群雄  

2009-01-02 08:14:27|  分类: 钓雪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午睡后骑上车子来到和意理发馆理发。一进门便看到我校的W老师在染发,说快过年了,平时也没有时间,元旦放假三天,趁着休息来做做头。北边联椅上坐着一位小伙子,这小伙子长得圆头圆脸、白白净净、浓眉大眼,很是帅气,只是感觉眼神有些游移不定,像是害羞,又像是在想什么。这时候,老板娘开始给W老师的头上涂抹药水,我们也就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药水伤头皮、伤头发的话题,一时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位小伙子。

        终于,药水摸完了,老板娘跟W老师说,“一边等着去吧,半个小时后再处理。”话音刚落,小伙子“腾”站了起来,“该轮上我理发了吧?!”声音低沉却很有力,像是在问,又像是在命令老板娘,说着话,早已经把外衣脱掉,快速坐到了理发椅子上,感觉怕被人抢先似的。刚才还谈笑风生的老板娘登时哑了,默默地开始给小伙子理发,整个理发铺此时悄无声息,只有老板娘手里的电动推子在“哼哼哼”地响着。突然,小伙子挂在墙上的外衣里的手机响了,小伙子一把推开老板娘,根本没有顾老板娘手里的推子,一个箭步冲过去,摸出手机对着手机一字一顿地说:“妈,我在理发,马上回家。”

        一会功夫,小伙子理完了,从口袋里摸出两块钱,很是郑重其事地把钱交到了老板娘的手里,很绕口地说了句“我走了。”便推门离开了。随着“砰”的一声门被关上,屋子里凝重的空气一下子放松了,刚才谈笑风生的老板娘此时又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这个小伙子你不认识吗?”老板娘问我,话语背后的意思是我应该认识他。

        “不认识,怎么感觉这伙计有些不太对劲?”我试探着回答,怕小伙子是老板娘的啥亲戚,我说多了话再伤了谁?

        “就是你们学校的,毕业两年了,过去学习特好,在班里数一数二的,可就是高考的时候没有考好,便一直闷在家里,发兔子畏儿(不愿见人,见人就害怕),也不去找活干,他妈心里急得不得了,可又不敢说。”老板娘不亏是老板娘,整天接触三教九流的人,知道的故事就是多。

        “这孩子长的特帅气,开始第一次来理发的时候,我问他怎么没去上学,被他吼了一句,吓得我也不敢问了,他很认死理,现在理发都五块钱,他总是给两块,他觉得只能是两块,我也只能接着两块。”老板娘觉得很委屈。

        “那次他妈妈来收拾头,说起她儿子来,愁得直叹气。他妈说孩子在学校一直学习很刻苦、很努力、很自觉,每天都在题堆里埋着,过年过节从不出去找孩子玩,电视也不看,他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学习,所以成绩一直很好,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可高考的时候却没有考好,人一下子就崩溃了。他除了学习啥也不会,人际关系也不好,社会实践能力几乎为零,到今年已经两年了,很少出家门,窝在家里无所事事。”老板娘像在讲一个书上看来的故事。

        从理发馆出来,天已经暗下来了,熙熙攘攘的人流在眼前奔涌,没有谁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孩子、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