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事事非非八零、九零后  

2008-09-10 09:24:24|  分类: 寒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几何时,八零后成了垮掉的一代的代名词。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篇《夏令营中的较量》的报道让我们的国人展开了全国性的大讨论,因为文章用忧患的笔触写出了我们八十年代出生的孩子和日本这个曾经给过我们惨痛记忆的国家的同龄孩子的巨大反差,让我们的民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当年放牧的乌兰察布盟草原,中日两国孩子人人负重20公斤,匆匆前进着,他们的年龄在11-16岁之间。根据指挥部的要求,他们至少要步行50公里路。
        日本家长放下孩子便乘车走了,只把鼓励留给发高烧的孙子;而中国家长来了,一路跟随,把亲情演绎到了极致,在艰难路段把儿子拉上车。

        刚上路时,日本孩子的背包鼓鼓囊囊,装满了食品和野营用具;而中国孩子的背包却几乎是空的,装样子,只背点吃的。才走一半路,有的中国孩子便把水喝光、干粮吃尽,只好靠别人支援。

        一路上,我们的孩子叫苦不迭,他们的背包带子纷纷断落。产品质量差给了他们偷懒的理由,后边跟着的马车成了他们背包的运载工具。揉揉勒得酸痛的双肩,轻松得又说又笑起来;而日本孩子的表现却让我们震惊。一个叫黑木雄介的男孩子肚子疼,脸色苍白,汗珠如豆,中国领队发现后,让他放下背包,却遭到了他的拒绝,让他坐车更是不肯。他说:“我是来锻炼的,当了逃兵是耻辱,怎么回去向老师和家长交待?我能挺得住,我一定要走到底!”
       晚饭时,日本孩子将黄瓜、香肠、柿子椒混在一起炒,又熬了米粥,并且孩子先礼貌地请大人们吃,紧接着自己也狼吞虎咽起来。而中国孩子,却以为会有人把饭送到自己面前,坐在地上干等,可却什么也没有等到,于是,有些饿着肚子的中国孩子便向中国领队哭冤叫屈。
        运输车陷进了泥坑里,许多人都冲上去推车,连当地老乡也来帮忙。可有位少先队“小干部”却站在一边高喊“加油”、当惯了“官儿”,从小就只习惯于指挥别人。
        在咱们中国的草原上,日本孩子用过的杂物都用塑料袋装好带走。他们发现了百灵鸟蛋,马上用小木棍围起来,提醒大家不要踩。可中国孩子却走一路丢一路……  
        当夏令营宣告闭营时,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作了总结。他特意大声问日本孩子:“草原美不美?”77个日本孩子齐声吼道:“美!”“天空蓝不蓝?”“蓝!”“你们还来不来?” “来!”  
        这几声大吼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天哪!这就是日本人对后代的教育吗?这就是大和民族精神吗?当日本孩子抬起头时,每个人的眼里都闪动着泪花。在这群日本孩子身后,站着的是他们的家长乃至整个日本社会。

        而我们呢?我们的孩子能喊出这令人动容的誓言吗?我们已经听惯了太多的嘱托,已经看管了太多的包办,我们甚至引以为自豪的事情是我们有着世间最令人感动的父母之爱,可我们又是怎样来诠释这种爱的呢?为了孩子安心学习,我们的父母甘心自己承担了家庭的全部重担;为了让孩子吃好喝好,我们的父母谎称自己喜欢吃鱼头;担心孩子生活不了,即使孩子已经上大学了,不是有很多父母跟着孩子到就读的城市陪读吗?这样下去,我们不知道我们会培养出一代什么样的建设者。

        时间的脚步没有停歇,历史的年轮碾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在大家对八零后、九零后的沮丧中我们迎来了多事之秋的二零零八年。南方雪灾、巴黎火炬传递受辱、汶川地震、火车出轨、奥运召开。好像中国的历史上再没有哪个年份像二零零八年这样集中地给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以如此深刻的记忆。而今当年那群被人们誉为是一代自私、狭隘、缺乏进取精神、没有同情意识的青春少年已经是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就在大家为我们的民族伤感落泪的时候,我们却看到了那群垮掉的一代的身影。

        巴黎寒冷的冰水中高高举起的五星红旗让多少国人泪眼朦胧;奥运火炬所到之处聚集围拢着的黄皮肤、黑眼睛的阳光面孔又让多少国人砰然心动;汶川地震后灾区自发聚集的一个个救援队里默默工作、泪水伴着汗水流淌的年轻身影又震撼了多少国人的魂魄、激励了多少国人绝望的心灵;奥运会场里流动着的一个个志愿者团队,自觉、自律、礼貌、和气、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八零、九零后们终于让我们的国人找回了自信、找回了中华民族的尊严。

        前天是周一,是开班会的日子,我让很多同学接着上学期继续谈他们的理想。他们无一例外地谈到了努力学习,谈到了让父母放心。我想了很多,也和他们讲了很多,正好这时候电回去了,因为是晚上,在黑暗中,我发自肺腑地跟他们讲,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八零后、九零后们存有着深深的成见,认为他们是让我们最担心的一代人。他们出生的时候正好我们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于是,他们便在中国历史上成了最特殊的一群,没有兄弟、没有姐妹,而他们又正赶上了我们国家从贫穷落后走向文明和发达、现代的时期,对他们的教育是古老而传统的,可他们懂事后接触的事物又是一天比一天新鲜的,所以他们的思想和意识就承受着裂变,他们养成了矫情、自私、不求上进的习惯并不是他们自己的错,是我们民族的错。作为老一代人该如何去看待他们呢?

        我们经常说“存在就是合理。”,其实他们的这种状态也是一种合乎情理的存在,我们为什么要给我们的子侄辈们贴上不可救药的标签呢?二零零八年,他们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们是敢于担当的一代,是值得托付的一代。事实上,无论哪代人都有其优点,也有其缺点,但不管是哪代人终究会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的,终究会承担起民族的责任的。

        让我们试着去理解和融入这群年轻人中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