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不惑的遗憾  

2008-09-07 08:36:37|  分类: 寒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今清晰记得父亲当年四十岁时说过的话,“四十不惑,不惑就是没有能让其疑惑的事情了,就是参透了人生的含义。”时光如梭,不觉中如今我也四十一岁了,真的如父亲当年的话语,我对人生的很多事情有了自己的感受,对功名利禄、吃喝享受有了自己的见解,这些东西几乎不可能再会迷惑我的眼睛,让我丧失心智。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却同样给我带来了令我无奈的遗憾。那就是记忆力下降,对周围的事物缺乏必要的敏感。

        那天跟几个老师说起在学校发生的趣事,有位老师说现在几乎记不住学生的名字,不是不想记住,是真的记不住,尤其那些没有什么特征,平时既没有骄人的学习成绩,又不怎么违犯纪律的学生。还有一位老师说,他曾经几次去上课走错了门,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今天就发生了,就发生在当年曾经取笑过别人如此的人身上。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现在记学生的名字对我来说简直是太困难的事情了,我也知道记住学生的名字是对学生的尊重,我也曾经那么郑重其事地努力去记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在班里上自习时会盯着一个学生不停的看,试图记住他的特征,可等到第二天,却突然发现无论如何都记不起那个学生的名字了,虽然脑海里有那个学生的影像存在,那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尤其是你在和这个学生进行交流时,你明明和他很熟悉,你明明知道这个学生的学习、生活、家庭情况,甚至父母的脾性等等,可就是怎么也记不起这个学生的名字,还要煞有介事地跟人家语重心长一番,真是虚假到家了。

        还有一次,其实不是一次了,我去上课,心里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走错门,进了门就纳闷,怎么学生换位了?怎么和平时不一样?而且他们怎么用疑惑的眼神看自己?十几秒钟后才突然意识到是走错门了,只好尴尬地向他们笑了笑。

        昨天是我值班,我们换了新校长后中间的门把得严了,本来值完班从中间的门就可以回家的,只几步远,可现在不行了,经常关着,只好从大门走,转好远的路。所以,我昨天就骑自行车了,到教学楼后把车子锁在楼下,待到回来时却步行回来了,等到了宿舍楼才忽然记起这件事,只好又步行回去取车子,唉,这是何苦呢?早知道步行去不就得了?

        还有一次,是星期天,我自己在家里休息,待到快中午了,记起应该烧点水,便舀上水将壶放在炉灶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记起这件事,过去一看,还好,没有完全见壶底。于是,又舀上一壶水,继续烧。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又突然记起烧着水,再次过去看,和上次一样,还是没有完全见壶底。唉!自己怎么会这样?真想抽自己一个耳光。于是再舀上一壶水,这次将闹钟上了十分钟的定时。十分钟后,定时器响了,过去一看,还没有开,没有开也不能走了,就那样站在炉灶旁边,看着水壶,听着水壶发出“吱吱”的声响,一直到水开。

        哈哈,真是一种趣事,不惑的到来让我们获得了心智,可却同时让我们失去了对周围事物应有的敏锐洞察力,理解力和理性的东西多了,脑细胞却老化了。

        自然规律,不可抗拒呀!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