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班里有个男孩叫小志  

2008-10-01 16:21:02|  分类: 钓雪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过了年高一文理分班时班里分来了一个男孩叫小志,分来的时候在班里的名次是23名。听他原来的班主任给我说,这个孩子很聪明,就是学习不努力,是个网虫子,经常去网吧,有一次竟然出现了他在前面跑,他母亲在后边追,追着追着就找不到人了的情况。又一个小磊,我四十四级有一个学生叫小磊就是这样,是典型的网虫子,在高考的前一天晚上我竟然把他从网吧里捉了出来,当时他还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老师你回吧!今晚我不回去了,反正回去我也睡不着。”要知道那时候再有不到八个小时就要进高考的考场了。由于我的坚持,最后小磊跟我回了学校,可那年他没有考上学,复习了一年上了个莱阳农学院。有小磊的故事在前,我心里想,还有我办不了的学生?我一定让他浪子回头。可我错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很注意观察小志的举止言行,发现他沉默较多,对待事物很漠然,身体瘦弱,脸色蜡黄,双眼经常布满血丝,根据以前的经验,我知道这是经常上网的结果。可我没有他上网的直接证据不能去随便指责他,直到有一天他母亲给我打来了电话。

        那天是星期五,中午我在家休息,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小志的母亲打来的,她告诉我说,早就想给我打电话,可问小志,小志说老师没有说电话,其实我接手他们的第一天晚上就向他们公布了我的手机和家庭电话,他母亲没有办法向原来的班主任问才知道了我的电话。她说,“今天又是周末了,小志中午走的时候说晚上不回家了,跟我要了五块钱,老师你看怎么办?”事情很严重了,我大大小小的网虫子接触了不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明目张胆的。

        我想他即使去上网也要等到下了晚自习吧!所以,晚自习最后一节的时候,我到教室把他叫了出来,带到图书楼前的树下,黑暗中,我先是把他表扬了一通,又讲了他的师兄小磊的故事,接着又谈了少年人要有志气,老师相信他一定能成才的伯乐感言,最后跟他说起了他今天晚上不回家的后果,希望他回去。他开始是一阵沉默,一直不回答我的要求,我便一直苦口婆心地劝,最后,他同意了,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可我想的太天真了,事情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我回到家刚刚躺下准备睡觉,他母亲又打来了电话,“小志在南边的胡同里,不回家,我追不上,老师你看怎么办?”我先是一惊,接着是一阵无奈,可我不能不管呀!于是又穿上衣服,从地下室里推出车子,向小志家奔去。

        街上的路灯已经熄灭了,没有多少行人,很快我就到了他家门口,可屋里亮着灯,家里没有人,我出来,在门口的黑暗中碰到了他的母亲,说已经走远了,找不到了。

        于是,我便用自行车载着他母亲转遍了昌邑的大街小巷,我所知道的网吧都去过了,没有他的影子。这时候,他母亲说他可能去他同学家了。我就详细询问了他的这个同学的情况。

        原来,小志在初中的时候,开始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作业总是及时认真完成,每次考试都能进入班级的前列,如果考试出了前五名就会觉得是丢人的事情;每每提到某个学生经常上网不学习,他总会露出不屑的表情;对人很有礼貌,邻里乡亲都交口称赞。可在初中的最后一段时间,由于家里没有很好地注意和管理,跟随一个同学去了网吧,开始只是好奇,可自此却一发不可收拾,迷上了上网。家里担心他上网惯坏了性子,就加强了管理,可他早已经收不回来了,威胁家长说只要不让他上网就不上了。家长没有办法,和他讨价还价的结果是买一台电脑,并且给他上了网。本以为在家里有家长的监督,有始有终会好些的。可他只要在家里,就在网上泡着,连饭都不吃了,觉也不睡了,一天到头熬得眼睛通红,把自己包在被子里,斜着身子看网络小说。可那种小说没有头没有尾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呀!父母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把电脑拉回了家(他们为了孩子有个好的学习环境,特意将孩子转到了城里读书,在城里租了一处房子住着)。可没有了电脑的小志脾气变得异常暴躁,经常感觉生活没有意思,感觉没有事情可做,上了高中后情况依然没有改观。曾经带他去上网的那个同学家里很有钱,在城里买了楼却没有家人住,那位同学自己住在那里,上着网,可那同学学习不太努力,在另一所高中被学校开回家两三次(他父亲找人又回去了),这时候小志就经常去那位同学那里,出现了夜不归宿的情况。

        我和小志的母亲直接去找那位同学住的那座楼。听他母亲说,好像在中医院附近,是一座黄楼,可夜已经深了,路灯早已经关了,再加上他母亲对城里并不熟悉,根本找不到那座楼的位置。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又回来了。

        第二天,小志到了学校,我没有找他,因为我明显感觉到这样的孩子青春期逆反心理很强烈,我们越是不允许的事情他越是要去做,我们越是反对的事情他越是想做。但我加大了对他的作业的检查力度,以期达到督促他学习的目的。可是收效甚微。

        小志是个比较有自尊心的孩子,他从来不抄袭别人的作业,考试也不屑于作弊的行为,可却没有好的学习习惯,笔记不记,作业大多不做,每当别人在自习课上忙不迭地做作业的时候,他总是拿一本书在漫无边际地翻来翻去。我检查他的作业和笔记时他也总是随便地应付一下,如果我不满意让他回去改,则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拖来拖去,新的作业又出现了没有完成的情况,前面的作业也就不了了之了。

        对待这个孩子,我真的没有好的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这么一天天的自我毁灭下去。做老师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看见一个可造之材慢慢沉沦而又无可奈何。我曾经多次试图和他讲道理,也曾经多次用表扬和激励的方法,可他最反感老师的说教,更不接受老师的惩罚。他的父母曾经那样狠狠的抽打他,可他咬着牙一声不吭,坚决不求饶,那样的身子板,家长也不舍得下狠手,最终只好以无奈放弃而结束。从我接手他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父亲,只与他的母亲打交道,据他母亲说是他父亲对他已经绝望,从此不再管他的事情。怎么办?只好冷处理了。我也不再那么天天找他谈话了,但却不允许他上课睡觉。

        终于有一天,他母亲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小志最近开始做作业了,晚上也不出去上网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发自肺腑地感到高兴。

        升入高二已经几个月了,我以为一切变好了,小志不上网了,他的聪明,再加上我们学习方法的指导,我们相信他考入班级前十名没有问题,最终考入重点本科不是梦想。因为我明显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虽然他不记笔记,虽然他不常完成作业,可上课我在提问时,本来我以为他答不上来,可他却回答地完整而准确,语言简练,不像其他同学颠三倒四。可我又一次错了。

        那天,我在上课时偶然间发现小志听课的眼神不对,便不动声色地边讲课边走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的桌洞里,横着放着一本很厚的课外书。他担心竖着放会掉到桌洞外边,只好横着放,可横着放他却要横着看,这样他的眼神和身子就都变形了,也就被我发现了。在那一刻,我好绝望,我已经出离愤怒了,心头一句话在转来转去,“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用那本盗版的网络小说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子,命令他站起来,并且站了一节课。课后,我也不再理他,我跟他说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了,我觉得该说的我都说到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没有办法的事情,随他去吧。也许这样冷眼对待他会激他一下。可没过几天,失望再一次降临。

        那是一个下午上课前,我去上班,远远地看到小志背着一个大大的、沉沉的书包向教室走去。我以为像他这样的孩子中午回家是不太可能带作业的,因为在学校时他都常常不完成作业。于是,点上名后我就直接去了教室。当我打开他的书包时我惊呆了,一本我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网络小说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本书字体很小,密密麻麻,足足有八百五十多页,十六开本,看样子比他的所有的教材摞起来还要高。书的内容我至今说不清楚,虽然我逼迫自己翻了好多次,可我真的不知道那本书说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因为我真的看不懂,只记得在书的封面上有玄幻的字样。我告诫自己,要冷静,要耐心,所以,带着他的书,我什么也没有说,便头也不回地去了办公室。

        下了第一节课,我把他叫到办公室。其实我一直没有放弃他,我不会放弃这么聪明的一个孩子。可我语言真的很枯竭,因为我找不出什么好的语言来跟他交流,我只是再次告诉他老师很看重他,很希望他成才。很不希望他这个样子,只要他能够认真对待学习,老师会给他提供一切便利和帮助的。遗憾的是他依然很少表达。他并不反感老师跟他的交流,可也从来不认同老师对他的规劝。一场没有结果的谈话终以老师的说教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学习上用劲很少,精力大多用在别处,并且很痴迷的孩子,他在我班里的三次大考中名次从来没有变过,都是23名,要知道,他的考试成绩是相当真实的。这恐怕也是我一直不想放弃他的真正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