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打猪菜  

2008-09-23 21:42:45|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虽说是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从小却在农村长大,幽幽的黄土地和村前哗哗流淌的河水滋润了我那少年的岁月。家乡的沟沟坎坎、花花草草,在我长大后的记忆中每每都是我脑海中清晰的图片,春天开遍田野的浮子苗花、大蓟花,夏天的芦苇荡、野鸭子,秋后的红麻地、连天衰草,冬日的皑皑白雪和暖暖的骄阳,都是那么清晰分明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从我记事时,我就开始帮着家里打猪菜,开始因为年龄小总是跟着大点的孩子去,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是河南。那里有一大片的红麻地。这种植物虽说叫红麻,其实在它们的大多的生长期里却一点也见不到红色,只是到了收割季节,它的某些叶片和某些茎秆才泛出殷殷的红来。但它们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它们的个头,最矮的恐怕也得有两米吧。所以,只要我们一钻进去就像是进了原始的大森林,失去了天高地厚,不知道东西南北。可大点的孩子怎么知道那里会有那么多的又嫩又大的菜在等着我们呢?(等到长大后学习了生物学专业才知道红麻地适宜的光照、水分和空气环境是那片青菜地出现的原因)愈感奇妙,自然也就愈发离不开那些大孩子。
        因为他们都上学了,我们去时总要等到他们放学。
        太阳的脸膛慢慢现出红润的时候,他们都会一个个脖子上挂着那种蓝色的双带布制书包回到家里,然后肩上背上一个棉槐篓子,一手拿着镰刀,一手托着一个或半个黄面做得窝窝头出来,窝窝头上不是插着一个大蟹子夹棒就是抹着一大摊白白的大油(肥猪肉炼出来的),边走边吃,边吃边讲故事,中午听的岳飞传、杨家将,同伴放学路上戳的野鹊(念ye qiao)窝,校长拉的屎总带着四个棱都是大家百谈不厌的话题。越过将崖的菜园子,踏上甜水湾旁的少孔堰,翻上一道深深的壕沟,穿过一条田间小路,再小心地迈过一座断了的小桥,就可以钻进天天都去的红麻地了。
        那里的菜有苦菜子、曲曲芽,当然也有马叉菜,不过,我们最喜欢的还是曲曲芽,这种菜不只兔子和猪喜欢吃,嫩点的人也可以吃,口味很像春天刚刚钻出地面的苦菜子,但又少有苦菜子的泥腥味道。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有点甜面酱蘸着,恐怕是再好不过的下酒肴了。因为那里的菜又多又嫩,所以,我们总是挑最好的剜回家,而且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剜到满满一篓子青菜。
        西边的太阳早已落到山后,暗红色的落霞从太阳落下的地方发出万道金光,还能映亮小半个天际,野间升起薄薄的轻雾,耕归的老农赶着磨磨蹭蹭的老牛在向回赶,这时我们便会背着一大篓子青菜跟在老牛的后边,心里想着一会父母对自己的赞许在偷偷地乐。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