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想念那段岁月  

2008-08-08 22:35:53|  分类: 部下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护校的第二天,在收发室值班,邮递员来送了很多信件,可这些信件不是银行的还款通知和交警大队的罚款通知就是各地不同部门发来的印刷品,有订书报的、有联系出书的、有卖东西的、有做宣传的,很少看到久违了的手写的信件。

        时代真的进步了,人们的联系和交流因为互联网和手机等现代通讯工具和方式的出现已彻底进入了无纸化时代,这种变化来得太快、太迅猛,人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细想。是的,这些新的东西带有很高的科技含量,让我们感受到了时代赋予人们的快捷和方便,让人们的对话拥有了更多的渠道,让人们的碰撞跨越了时空。可是,它们的出现同时却又让我们丢失了很多传统的东西。手写的信件就是我们延续了几千年的感觉最亲切的方式之一。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每朝每代都有书信的影子,我们记忆中的“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形象地书写出了人们盼望亲人书信的心情,“山盟虽在,锦书难寄”,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恋人之间盼望书信传情的焦急和渴望。到了近现代,书信的传递更是成为了人们生活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鲁迅和许广平著名的《两地书》、充斥教育子女理念和殷殷亲情的《傅雷家书》,还有我们每个人那一抽屉、一箱子的朋友、亲人之间的交流之后留下的记录,都是我们乃至我们整个民族不可多得的财富。

        我保留下来的书信最多的是和妻子谈恋爱时候留存下来的所谓的情书,大学毕业后我们对这些书信进行了编号和整理,当时还没有电脑,我们认真地在软皮本上全部又抄写了一遍,我们的想法是等我们老了,没有事情做时便读着解闷。哈哈,现在每当我们收拾东西,翻箱倒柜,偶尔翻出这些信件来就会津津有味地读上半天,回味那段远去的岁月,透过那发黄的纸张,我们会回到我们的青年时代,回到那愁肠百转、柔情千般的青春年华。那些东西都是我们趴在枕头上,借着跳动的烛光,待在教室里,和着内心的激情,守在无人的实验室里,听着雨打芭蕉的啪啪声写就的。

        我和妻子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同学,但我们的关系却是从上了大学之后才开始的。她的学校在泰山脚下,我的学校却在孔子故里,相隔几百公里。那时候,家里没有多少钱,当然我们也不忍心将父母辛苦赚来的钱一次次地捐给交通部,一封封热情洋溢的书信自然就成了我们相互联系的主要通道。

        记得每个周末,看着人家成双成对地去南沙河游玩,自己就只能将内心的苦闷和煎熬泼洒在信纸上。之后就是一天天的盼望和等待。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班里的取信同学把信件取回来后轻轻地甩到自己的课桌上,而最郁闷的时刻则是所有的信件都发完了却没有自己的,只能眼巴巴看着人家兴高采烈的嘻嘻哈哈。

        现在,我最自豪的事情是拥有上百万字的情书,我们结婚之后搬过五次家,每次我们都小心地将这些信件原件和我们抄写的软皮本精心包装好,存放到新的地方。妻子常常说我没有花多少钱就将她娶回了家,我则说,我是用这成堆成堆的书信换的。

        在家里,我们每每谈论起现在的小孩子谈恋爱非常的恩爱,一天到头地电话和短信联系个没完,吃饭要说说,睡觉要拉拉,早晨起来一起床还要汇报一下,可随着岁月的流逝,十年、二十年之后,等他们的激情褪尽,他们是否还会拥有对往事的回忆?他们是否还能记起他们共同走过的小路、共同唱过的歌曲、共同经历的幸福和苦难?

        我们感谢新世纪,让我们拥有了我们的先人不能感受到的先进和新鲜,我们也感谢旧时光,让我们能够从那久远的过去走来,带来了我们的子侄辈们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品尝的岁月大餐。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