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我和儿子学古文  

2008-07-31 22:45:45|  分类: 家有小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放假了,我也放假了,爷俩正好在家一起完成前一段时间还没有完成的古文《滕王阁序》的背诵和学习。

        这篇文章我是在高中的时候自己学的。那时候,我们的教材上还没有收编这篇课文,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我一直对中国的古典文学情有独钟,所以自己能在课后找到这些文章,如饥似渴地学习。当然,学习的结果,不只是背诵了好多的名篇,更重要的是体会到了中国古典文学的博大精深,从而产生了对它的浓厚兴趣,以至于最后自觉地开始了读书和记日记,养成了一个比较好的学习和读书的习惯。所以,我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起儿子对古典篇章的自觉的兴致。

        现在的孩子真是幸福,学习的条件比我们那时候强多了,课外书想买什么样的买什么样的,只要你看好了;文具和本子总是一堆一堆的;书包,换了一个又一个,而且全是那种肩背式的;就是学习也是手把手地教,一句一句地讲,可学习的兴致却并不很高。

        我记得自己小的时候,生活还是很艰苦的,没有电灯,没有合适的桌椅,每天的晚上学习时都是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趴在低矮的土质的窗台上,自然也没有辅导老师。父亲虽然喜爱古典的东西,可却在石埠教学,一周回家一次,还要拾草、推土、做农活,没有多少时间教我们。我接触的最早的古文书籍是父亲从学校带回的一本高中语文的补充教材,里边有好多的古诗文,我读得最早的文章是《木兰诗》,虽然当时不是很明白诗的意思,但背诵起来是那样的津津有味。

        及至后来,从那本补充教材上又开始背诵和学习《卖炭翁》,父亲说,这篇文章写得明白如话,白居易写完后总是先读给老太太听,如果老太太听不懂就改,听懂了就过去。

        于是我就拼命地背,很快就背过了,跑到灶前背给正在烧火的奶奶听。“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我记得很清楚,我背到这里时,一个字不识的奶奶慨叹了一声,“真可怜,自己没有棉衣穿,却仍希望天气寒冷。”咦?还真能听懂呢!我怎么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呢?现在想来是自己那时候太小,对语言的理解力太差。虽然如此,可自己还是那样兴致盎然地读。其实小时候的学习很重要,那时候虽然不能领会学习的东西的意思,可学过后记忆却很扎实。一直到现在,《卖炭翁》依然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文章。

        现在的孩子,见得世面广,智力开发早,理解问题的能力早已经和我们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了。儿子在学习《滕王阁序》的时候,那么晦涩的文字,我只要一点拨就能搞明白。可主动性却总是令我不满意。这么一篇文字,他竟然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前,我把文章放到他的面前,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我说不需要你背诵,只需要你每天读十几遍,而且可以一段一段地读。于是他就一遍一遍地开始读,十几遍后,把书放下,我说,“你试试,能背个什么样子?”,他摇头晃脑了一阵子,露出了惊奇的表情,“怎么背过了?”。“这就是学习文言文的方法”,我说。我期待着他能很快自觉开始其他段落的学习。可又过了一个星期,才在我的重压下勉强背诵了第二段,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他背诵的影子,不过却常常听到他不经意地冒出几句“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直到今年放暑假。

        暑假里,我给儿子制定了计划,可以出去旅游,也可以出去玩耍,但只要在家就必须每天抽时间学习。首先从背诵《滕王阁序》开始,每天一段。没曾想,小脑袋一摇,一段顷刻就背诵完毕。只过了三天,到今天晚上,留了三个月的尾巴,没有了。

        哈哈,真是时代不同了,这些九零后们也许有着自己的生活和学习方式,我们还真该好好研究一下他们,用适合他们的方式教育和引导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