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钓雪孤舟行

雪落寒江 任我逍遥

 
 
 

日志

 
 

车子进我家  

2008-12-28 10:33:55|  分类: 寒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在父亲还在的时候,我就说,2008年,我要买车,父亲当时叹息着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晃父亲走了三年多了,花开花落、冬去春回中,2008年在匆匆中来了,2008年在匆匆中又要走了。12月,在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我实现了几年前的愿望,买进了研究了几个月确定下来的夏利车。

        作为工薪阶层的我们,没有过高的收入,几年前为了房子倾尽所有,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过了两三年。好不容易在前年将债务还清,眼见得日子不太紧巴了,身子骨却感觉到明显不如从前了,像《国际歌》中唱的“这是最后的时刻”,再不买,以后腿脚不灵便了就更没戏了,不求人前炫耀,买辆车过年过节的挡风挡雨就行了,所以研究的结果,买了实用、皮实档次最低的夏利车,可车子从到我手起就没让我消停过。

        因为我和首长都是一年前拿本的崭新崭新的老司机,自己能吃几碗干饭自己知道,便请一位同事一起去买的车,让他开回。12日那天,我们高高兴兴地开着车子往家走,没出二里地,同事发现仪表盘指针不灵便,跑一会,自己就自动掉下一次,并且前车盖子关闭不严,便给经销商打了电话,那哥们还挺义气,几分钟就赶来了,捣鼓一阵子之后决定回店里整修一下。师傅们真的很热情,检测后给换了个新的仪表盘,前车盖子的关锁处整了整螺丝就OK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和小舅子约好,到潍坊将车子装修一下,尽管选择了中午路上车少的时候去的,可自己第一次开这么远路的车,一路上还是体验到了什么叫紧张。车子铺了底,装了车座套、安装了防盗报警器等,往回赶的时候天就暗下来了,正是傍晚时分,路上的车很多,好在小舅子是一位有十几年驾龄的老司机,一路上驾轻就熟(我真的不敢在这种时刻、这种路况中逞能),就在我们离家越来越近的时候,“呯”的一声,像是出事了,忙停下车,下来检查,右前轮轮胎爆裂,车轱辘中轴盖不翼而飞。怎么一回事?黑暗中,我们向回找了找,原来是公路上有两块二三十公分见方的建筑垃圾,他奶奶的,真是不是驴不走就是磨不转,本来天就已经太晚了,又出这样的事情。就在我们换轮胎的时候,随着“呯”的一声响过后,又一辆车停在了我们前面不远处。

        又过了一天是星期一,组里的同事们庆贺高三高考奖金发放一起出去吃饭,我知道自己不行,只喝了两茶碗黄酒。回到家的时候就快八点了,白天没有时间练车,再加路上车多,晚上正是好时候,便和首长一起下了楼。因为没有灯,再加上停车的地方垃圾如山,就在我倒车的时候,事故出现了,车左后尾部擦着墙边的电线杆子,重重地撞在了墙上,霎时间左后尾灯碎裂,保险杠外皮内陷。可喜的是自己并没有因此懊恼,还是开着车子出去在路灯明亮、空无一人的西环大宽马路上练了两个多小时。

        也许是撞了尾灯,车子的报警系统过于灵敏了,晚上12点后刚要睡过去,窗外的车子便“喂喂喂”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刺耳,以前听同事说,她的邻居把车停在她的窗下,半夜里老是在被窝里遥控试试车在不在,搅扰的她很烦。这次自己的车子也响起来了,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对不起邻居的念头,赶紧打开窗子,拿遥控器在高高的五楼上静音,可距离太远,感应不到,好在半分钟后,报警声自动停了下来。睡吧,我和首长说。可刚要睡过去,“喂喂喂”的响声再次响起,又是一阵子手忙脚乱,又躺下,可没过多久,那烦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奶奶的,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穿上衣服,跑下楼去,按了静音,方才带了冬日寒夜的冷气钻进被窝安静地睡去。

        又过了四天,星期五,小舅子来把车开去修尾灯。两天后冒着暴风雪给送回来了,说是周日,急急地把车送回来让我们练车。可那铺天盖地的大雪,将整个山东半岛盖了个严严实实,老司机们都把车停在家里,更不用说我们这样的雏了。

      又过了两天,是周二,我和首长开着车去我们老家西北角的那条沟里割草,到了那里我们把车停在了一座桥上,便背着篓子下了沟,就在我们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个人说我姥爷去世了,我舅舅已经从包头回来了,姥爷家就住在村西北角,我们飞快地奔进了家门,姥爷已经被抬上了床,几年不见的舅舅守在旁边,见此情景,我抱着舅舅大哭不已。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舅舅问我怎么来的,我才突然记起车子停在那座桥上忘了开回来了。擦干眼泪的我又飞快地奔了回去,刚刚走到那条南北路上,就见一个老头推着一车子草在往南走,可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在他车子的草堆里藏着一辆汽车。我喊下老头,跳上他的车子,从草堆里巴拉出了汽车,汽车的车门子已经被撬得变了形,后备箱也被涂上了绿色,我气急了,将老头狠狠地训斥了一通。可忽然又觉得这车不像是自己的。便又向停车的那座桥奔去,远远地看见有一辆车子开走了,桥上有两个人在“一五一十”地吐着唾沫,点着钱,我奔过去跟他们说,“你们是卖二手车的吗?”“是啊,你想要什么样的车型?”他们堆起一脸的笑。“夏利,银灰色的……”我尽量说的和我的车子一模一样。“啊!真对不起,刚才还有一辆的,刚刚被人买走。”他们的话音刚落,我心内大急,竟然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个梦。披衣下床,隔了窗子去看,车子还在,报警器在忽闪忽闪地闪着蓝光……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